Skip to main content
 爱妙招 » 家务卫生

张云雷火了:老婆不做家务,娶她干什么!(转载)

2021年09月08日50百度已收录

  看到热搜榜第一的#张云雷 女人连家务活都干不好 ,我惊了,怎么又冒出一个8102年的直男癌言论?是谁又在歧视女性?

  张云雷参加某节目时语出惊人:

  “女人你连家务都干不好,娶你干什么?”

  张云雷,何许人也?

  相声界德云社弟子,师从郭德纲,岳云鹏的师弟,9岁开始学习曲艺,在“德云社”弟子中排行第二,因帅气英俊的外貌条件被观众称为“德云社颜值担当”。

  如果你经常刷抖音,或许你曾看到过他。

  13岁时曾因倒仓(嗓子进入变声期)惜退德云社的张云雷,回归后以一首《探清水河》成为抖音第一相声男神,微博粉丝狂涨200多万,在节目中因说出“我不会娶不会做家务的老婆”开始唰唰掉粉。

  这句话也被不少网友截图晒到网上,顿时引来不少网友的批评。

  “女人娶回家就是给你干家务活的?”

  “人红就飘”

  “做家务是女人专属?你不能做啊?”

  我把网友的讨伐涉及到的关键词给你们列一下:

  1、直男癌;

  2、大男子主义;

  3、不尊重女性;

  仅靠一张截图没什么可信度,我搜索了下完整视频的截图,张云雷的原话是这样子的。

  “你觉得是两个人家务分配,还是女生应该做家务?”

  “她就应该做饭。”

  “为什么是她不是你?”

  “她不做家务,我娶她干嘛? ”

  “我可以接受不会做饭的女生,但不能接受不做饭的老婆。 ”

  为什么张云雷会说出这样的话呢?这跟他从小耳濡目染的家庭模式,和目前所处职业有关。

  一个从小生长在传统家庭里,每天看到的就是爸爸出去赚钱,妈妈在家相夫教子,多多少少也会受到影响,而他自己对另一半的要求也会想下意识复制父母的家庭模式,也无可厚非。只不过那句话无论在什么语境下说出来都会引起大家的反感,婚姻跟爱情从来都不是以做家务为前提。

  你可以把做家务作为你的择偶观,要求女生“要会做家务”,但不能说“不会做家务娶她干什么”,这句话不就等同于是“娶老婆=做家务”挂钩了?

  但凡是个女生,即使再怎么爱你,听到这样的话心里都会有个疙瘩吧。

  这些话如果放在几十年前是没毛病的,毕竟那个时代是个“弱女子”时代,一辈子只需要做相夫教子这一件事就完事了。但是现在不同了,现代女性个个都被逼成了“女强人”,家庭义务不在局限于做家务,生孩子,还要出去赚钱,身兼数职。

  男性已经开始把一部分养家义务推给了女性,还要求女性大包大揽做家务,凭什么?

  2

  前段时间看了一个电视节目,一对相处了多年的夫妻因为情感问题,闹到了离婚的边缘。

  夫妻俩都是工薪阶层,跟公婆一起住在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里,女人每天都在争分夺秒中度过,下班后匆匆去菜市场菜,又匆匆赶回家做晚饭,公婆在客厅陪孩子玩,男人则在一旁玩手机。

  做好饭,女人先要把孩子喂饱,等到一家人都吃饱喝足了,她才匆匆扒几口早已变凉的饭菜,又匆匆投入到收拾厨房的大业之中。

  好不容易收拾干净了,又要给孩子洗澡,给孩子讲故事,哄孩子睡觉。搞定孩子,又一头扎进卫生间开始洗衣服,虽然家里有洗衣机,但是很多衣服还是要单独手洗。

  衣服没洗完,男人就开始抱怨她做事情太慢,耽误了他洗澡睡觉,因为他第二天还要早起上班。但男人似乎忘记了,女人白天也是要上班的。

  有一天,女人生病了,请假在家休息,吃了点药,一觉睡醒已经过了晚饭时间,男人下班回家看到空荡的餐桌,立马气不打一处来,跑到卧室,大冬天地一把就掀开了妻子的被子,气势汹汹地指责她,为什么没做饭?

  女人心里的委屈顿时就跟着眼泪一起流了出来。她说,我跟了你快十年,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小康生活,一边上班赚钱,一边还要打点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务,我从来都没说半个苦字。可是如今,在你的眼中,我早就不再是一个妻子了,只是你的一个帮佣,一个保姆,照顾你起居的老妈子。

  看着妻子累死累活却视而不见,生病了也没有照顾只有埋怨,这样畸形的婚姻观换谁谁受得了?

  3

  之前网上有一个视频很有意思,叫做《我从不帮我太太》。

  里面是一位先生的自述:

  我不会帮我太太打扫家里,因为我也住这里,我本来就要清理;我不会帮我太太煮饭,因为我想吃东西,我也应该动手煮;我不会帮我太太洗碗,因为我也用了那些碗盘;我不会帮我太太照顾孩子,因为他们也是我孩子,我的职责本来就是一个父亲.....

  我不是“帮谁在做家务”,我就是这家庭的一部分。我太太也不需要帮忙,她需要的是伙伴。

  日本一位教授就曾对学生表示:倘若你的男朋友告诉你“如果我们结婚,我绝对会帮忙做家务”,你不应该嫁给他。因为当他把做家务当作是“帮忙”,那么你的所有付出他都能心安理得的享受,这段婚姻关系从开始就注定了不平等。

  《逃避可耻但有用》

  两个人组成新的家庭,夫妻两人在柴米油盐酱醋锅碗瓢盆的一地鸡毛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公平分配,平等付出才不会有怨气。

  王安忆在《关于家务》中描述过她和丈夫的家务分工,丈夫已算勤快,负责洗衣服,买菜和洗碗,但他总有一种为人代劳的想法,洗茶杯时会说“茶杯给你洗好了“,买菜时会说“菜给你买好了。”

  王安忆很感叹:

  “其实他应该明白,即使他手里洗的是我的一件衣服,那也是我们共同的工作,可是他不明白。以前我很崇拜高仓健这样的男性,高大,坚毅,从来不笑,似乎承担着一世界的苦难与责任,可渐渐的,我对男性的理解却越来越平凡了,我希望他能够体谅女人,为女人负担哪怕是洗一只碗小小的劳动,需男人到龙潭虎穴救女人的机会似乎很少,生活越来越被渺小的琐事充满。”

  “我会帮你做家务”,这句话是披着羊皮的“男女平等”, 透着居高临下的不公平。

  结婚是为了找个携手共渡一生的人,是互相珍惜互相支持互相成长,没有谁就活该受委屈。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