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爱妙招 » 美容美白

一个伪知识分子的教师生涯(一).”生活在别处”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2021年08月31日60百度已收录

  一个月前,在天涯拜读了”闲情偶尔寄”兄的大作>,之后感慨颇多.

   我和闲情兄一样,都是七十年代尾巴出生的人,也都经历过毕业,考研,工作,失恋等一系列生命中难以承受之痛,也不甘于平凡地去改变自己的生命轨迹.更为巧合的是,在与闲情兄的攀谈中很惊讶地发现,我和他居然很快就要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成为北京同一所牛校的研究生校友.这一切都促使我产生了写这篇东西的想法.

   我和闲情兄职业虽不同,本质却差不多,他是警察,教育的是坏人;我是初中老师,教育的是学生.因而这篇东西在旁人看来或许有拾人牙慧之嫌,但我想对于象我这样喜欢缅怀过去的人来说,倒也不失为用来很好地教育自己的教材.对此,闲情兄一定明白.

   我在天涯潜水一年之久,这是我第一次发贴,希望能得到大家的鼓励.如果对这篇文章有兴趣,可以转载,但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2001年,新世纪的第一个年头.

   3月26日,新春佳节的烟花香味还未散尽,大洋彼岸的星光大道上就传来一个利好,李安的 >成为新一届奥斯卡的最佳外语片.这对于信奉”开门大吉”的中国人来说,似乎已经在预示着什幺…..

   7月13日,在六个城市的围追堵截中,北京以56票的压倒性优势,众望所归地赢得了2008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权.如同在这八年前的那个申奥的夜晚一样,无数中国人的泪水飞扬在城市上空.

   9月11日,被绝大多数中国人莫名其妙地痛恨着的那个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遭受到其建国两百年多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恐怖袭击.在* 发贺电表示哀悼的同时,中国人的兴奋之情,不亚于又打赢了一次朝鲜战争.

   10月7日,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圆梦五里河,获得2002年韩日世界杯决赛阶段的参赛资格.那个晚上,无数的啤酒瓶,搪瓷脸盆以及一切从高处坠下能发出巨大声响的不值钱的东西,撒满了这个国家的大小街道.

   11月3日,在长达十五年的艰苦卓绝的谈判后,这个占有地球总人口五分之一的国家,终于取得了全球化大市场的通行证.

   但这一切似乎都与我的生活无关.

   那一年,我刚满21岁,东南沿海某省某师范类高校大四毕业班学生.

   1月16日上午11点,全国研究生入学统一考试结束.当GF带着疲惫不堪的身躯从考场中走出,扑到我怀中泪流满面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真正的分离.

   3月15日,研究生成绩公布,GF以350多分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的一所牛校.成绩知道的那个晚上,我们还是象从前那样牵着手去校园中散步.早已忘掉那个晚上在路上接受了多少人的祝贺与祝福,但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快乐.

   4月,系里成绩排名在前百分之二十的同学带着身后无数羡艳的眼光,成建制地被所在的这个省会城市的各个重点中学挖走.而总成绩在倒数百分之二十的我,凭着赖活不如好死的想法,打电话询问了家附近的一所中学,并半推半就地上了一节试讲课.凭着还不算太烂的口才和长相还有大学四年系篮球队替补的身手,竟也让那个校长皮笑肉不笑地说出:”我们不要你要谁.”

   5月,GF去北京参加研究生面试.四年来那是我们第一次在火车站分别.我盯着车厢上”福州-北京”的牌子,直到它越变越模糊.送走GF,出站的时候问了一个列车员,他很精确地告诉我,两地之间的距离有2148公里.那时我想,这四年来两个人一起走过的路,还是太短了.

   6月,每年的这个时候学生街的大小饭馆里都挤满了吃毕业饭的学生.原本滴酒不沾的我,居然也有了拿着酒瓶四处劝酒的胆量.当宿舍的兄弟把我从饭馆运回宿舍床上的时候,我指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说:”这根棍会发光啊.多少钱买的?”而扶我回来的家伙正在努力地瞄准着他堆满衣服的桶撒尿,同时还很镇静地对我说:”你啊,不会喝就别喝那么多,你看,醉了多不好.”

   6月底,毕业晚会.我唱了黄磊的>,因为这首歌是我和GF最喜欢的.当我唱到:”其实也想知道这时候你在哪个怀抱,说过的那些话终究我们谁也没能够做到”的时候,突然发现,似乎什么声音我都听不到了.

   7月1号,我毕业了,提着行李走出宿舍的时候,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八个空荡荡的床框上还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两年前我用白色涂改液写的主人的名字,我希望它们不要太容易地就被人抹掉.走出校门,看着远处车站那些拿着大包小包不论性别地搂在一起痛哭失声的人们,我知道,我的大学就这样一去不回头了.

   8月5号,是新教师统一报到的日子.当我在教育局的新教师花名册上,发现自己的名字居然排到了一所非常偏远的郊区中学的后面时,我真的愣住了.而在我4月份试讲的那所还算是在市中心的中学的名单上,赫然印着我上铺兄弟的名字.而在毕业前,据我所知,他已经找到了一所更好的中学.再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的关系不够硬,被人挤出来了;又因为我没有找关系,于是他又挤掉了我.

   8月8号,一个很吉利的日子,从这天起,我再没有怨恨过他.因为我想通了,他和我一样,都只是这个年代和这个社会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牺牲品.但我想我和他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我一辈子都不想让别人做我的牺牲品.

   8月25号,很炎热的天气.在声音与速度都类似于拖拉机的公车上颠簸了近四十分钟,并在下车后笨手笨脚地依次躲过了两轮载客摩托车,三轮车夫和的士司机的围追堵截后,我终于来到了生平的第一个工作单位的大门口.从这一天起,我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教师生涯.

  一个伪知识分子的教师生涯(续)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