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爱妙招 » 家务卫生

不再留的物品

2021年06月28日270百度已收录

  原标题:不再留的物品

  极简之路,只有起点,却没有终点。家里的物品也是,虽然历经多次断舍离,依然隔三差五还是有清理掉的。继续记录极简的旅途,以下是近期清理的物品,分享与您。

  多余的玻璃瓶

  

不再留的物品 家务 卫生 第1张


  我喜欢玻璃瓶罐清亮透彻的感觉。之前有了漂亮的玻璃瓶罐,总是习以为常地收下,久而久之发现柜子里囤积了不少,原来总以为以后会用得到。

  但最近我减少了烹饪所用的调料,各种杂粮豆类等,也减少和避免囤积,所以储物瓶罐会需要的越来越少,而不是多。所以我找出那些囤积不会用到的,清理掉了。

  再晶莹剔透看着舒服的物品,太多了就是累赘,没用的就是负担。

  拆过的信

  

不再留的物品 家务 卫生 第2张


  国内小区大堂入户处,一般会设置信箱,但往往空置在那里,很少有人用。自从来到新西兰,宛如瞬间穿越倒退20年,天天下班翻信箱,时不时会收到一些信件。有广告报纸,有社区彩页,有市议会发来的账单和通知等,总之一周收到几封是常见的。

  通常收了会及时拆开,查看后广告之类当时就扔,信件会拿回家放在门口鞋柜上,有些忘记了就堆在那里了,最近意识到不需要这些信了,于是有的账单之类,扫描后发到自己邮箱,然后分类存放在google drive网盘上,不占用手机内存空间,纸质版扔掉也不占用家里的空间。

  有瑕疵的盘子

  

不再留的物品 家务 卫生 第3张


  之前有清理过有瑕疵和裂痕的盘碗,毕竟用得久了,有时候磕磕碰碰,在洗碗机里有时姿势不对,碗仰盘翻。

  最近听某个盘子的声音不对劲,背后看有裂痕,不等裂开惊魂,赶紧扔掉安神。面对潜在的风险,我习惯谨小慎微,未雨绸缪笨鸟先飞,大到疾病、关系和开支等,小到钥匙门锁、杯盘碗碟,好的就安心留着,一旦看出问题的,斩立决。

  记得小时候我害怕蜘蛛之类的虫子,看到一般不是想着撒丫子跑,而是一边忍着恐惧,一边斗胆脱鞋,找机会立刻拍死它,看到它被拍成了壁画,这才心安神宁,魂魄归位。可能对我来说,暂时的逃离恐惧意义不大,因为知道它还在那里,非常有可能再次被惊扰,所以一劳永逸的办法是干掉恐惧源头本身,才是真正的安全。所以“进攻有时候是最佳的防守”一说,有它的道理。

  纸质购物袋

  

不再留的物品 家务 卫生 第4张


  我挺佩服澳洲Countdown超市,它家的牛皮纸袋子确实结实如牛,拎着数公斤根本不是问题。最近看家里积攒的这些纸袋多了,我平时并不经常用纸袋,环保布袋是我的最爱,所以我将纸袋们折叠起来,送给需要的人,放在车上,用起来方便。

  自己不用的,也尽量不浪费,送给需要的人,让物品发挥它的价值,也是在践行环保。

  不戴的手镯

  

不再留的物品 家务 卫生 第5张


  我修为不够,首饰只喜欢真金不要银,铂的黄的都好,带钻不带钻都行。数量要少,设计感要有,简洁最好,质感要好。

  而对那些要么神神秘秘、要么整蛊酷炫的民族风,没在人家文化里浸染,着实理解不了人家的图腾和美,也不想不懂装懂装腔作势去亵渎别人的物件与审美;那些波西米亚拉脱维亚之类,我也看不见人家的高光何处,看了总有种吉普赛大篷车的拥挤杂乱和漂泊苦难感。

  好比颜色最鲜艳的衣服,很懂穿在了非洲和太平洋岛国人的身上,而无论是发达的东京、纸醉金迷的纽约,还是叼着烟斗骨子里最嘚瑟的伦敦,冬日下班时分,街头望去,乌泱泱的黑衣来袭。花俏艳丽或许代表着简单和热情,甚至快乐,但所处的环境和自己的历史,已经帮你决定好了,哪些颜色和款式会让你舒适,更像自己。啃着手指呀呀学语的婴儿们不会知道,余生能真正做自己,哪怕像自己,有多不容易。风吹雨打地久了,浮萍一般游荡地多了,自己是谁,哪般模样,怕是都模糊了。

  最后还有那些动辄过百万的花式玉石,在我这个外行眼里,无非是透光不透光,颜色不一样的石头,一样冰凉瘆得慌。戴着还叮叮咣咣,影响键盘码字的速度。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