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绿肥红瘦这里的红瘦指的是什么花(绿肥红瘦里面的红瘦是指什么花)

爱妙招 11 0

  4月4日,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落幕,来自杭州的外卖小哥雷海为打败了北大硕士,获得《中国诗词大会》的冠军。

  夺得《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的擂主后,雷海为说“我当时读诗,纯粹是出于对诗词的热爱去读、去背、去感受古人的思想感情和意境。我真的没有想到十三年前的读诗背诗能够让我站在央视的舞台上。而这,让我们更加坚信诗词拥有不朽的力量。”

  诗歌并不在远方,我们今日所见之日月、山水、花草,也曾在古诗词中被传诵不绝。春城无处不飞花,不如和小编一起,看一看江南常见的六种花卉,感受下它们曾在古诗词中绽放的熠熠光辉。

  中国诗词里的桃花

宁波赫德中学部楼前绽放的桃花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花可以说是我们中国人最常见的花木之一,有一种极为热闹的美,常与李花并称,有“华如桃李”的说法。写下“人面不知何处在,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唐人崔护,因着一段城外偶遇,在《太平广记》中留下了一段近乎传奇的爱情故事。

  不过,小编印象最深的还是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为什么呢?因为它被当做过地理考题,考了平原和山地气候的差异......

  《大林寺桃花》(唐·白居易)

  七言绝句 押灰韵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中国诗词里的玉兰

宁波赫德图书馆楼旁的白玉兰

  有着“鸽子树”的别称,木兰科玉兰属的植物是落叶乔木或灌木,树形优美,花大而有香,常见的花色除白色外,还有紫色、深红、桃红等等。宋元时期之前,玉兰在诗词中被提及较少。有位十分推崇玉兰的古人,是写出《闲情偶寄》的清人李渔,他称玉兰为“世无玉树,请以此花当之”。

  赏玉兰时尤其要注意花期,因为玉兰非常忌雨,一宿微雨后,花色转变之外,更有落花满地了。

  《玉兰》(明·眭石)

  七言绝句 押真韵

  霓裳片片舞妆新,束素亭亭玉殿春。

  已向丹霞生浅晕,故将清露作芳尘。

  中国诗词里的碧桃

宁波赫德校园中的碧桃

  碧桃是桃花用于观赏而培育的品系中最常见的一类,具有浓烈的香气,花期一般在春末,种类有千瓣白桃、千瓣红桃、洒金碧桃和紫叶桃花等。《尹喜内传》有记载说,“老子西游,省太真王母,共食碧桃紫梨”,这使得碧桃在古诗词中兼具了仙桃与重瓣桃花的意向。

  小说《红楼梦》中探春抽中的签文“日边红杏倚云栽”,上句正是“天上碧桃和露种”,来自于唐代才子高蟾两次下第后向高侍郎上书、自叹生不逢辰,末两句为“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风怨未开。”

  《听邻家吹笙》(唐·郎士元)

  七言绝句 押麻韵

应该是绿肥红瘦这里的红瘦指的是什么花(绿肥红瘦里面的红瘦是指什么花)-第1张图片-爱妙招

  凤吹声如隔彩霞,不知墙外是谁家。

  重门深锁无寻处,疑有碧桃千树花。

  中国诗词里的樱花

碧空如洗,樱花胜雪

  野生的樱在数百万年前诞生于喜马拉雅,而现代栽培的观赏樱花,绝大多数都源自5个野生物种,即大岛樱、霞樱、山樱花、大叶早樱和钟花樱桃。魏晋南北朝时期,“樱”字开始出现于古诗文中,有“进樱桃于玉盘”、“初樱动时艳,擅藻灼辉芳”这样的描述。不过,与梅兰菊等名花相比,歌咏樱花的诗文还是相对较少的。

  唐代李商隐的《无题四首 其四》中,有提及樱花在宫苑的种植,“何处哀筝随急管,樱花永巷垂杨岸”。而明代的李梦阳,也和我们现代人一样,误把樱花当做杏花了~

  《新买东庄宾友携酒往看十绝句 其一》(明·李梦阳)

  七言绝句 押麻韵

  芳园垂老惭为主,门巷开除即是家。

  不知樱树春能早,便把樱花作杏花。

  中国诗词里的山茶

宁波赫德校园中的山茶花

  作为常绿灌木或乔木,山茶在中国久经栽培,是著名的观赏植物之一。它的叶子革质,有光亮,在冬春开花,花形大,有红白等色,也叫耐冬花。 虽然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将曼陀罗定为山茶的别名之一,其实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物种,此外山茶尽管品类繁多,但小说中提及的朵朵颜色不同的“十八学士”还是属于虚构了,并且云南山茶甲天下的说法是在明朝之后才逐渐形成的。

  山茶在古诗词中不仅指山茶花,也可指山间产的茶叶。宋代诗人兼猫奴陆游,一生写诗数千首,除了“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之类的猫诗外,也曾专为山茶写过三首诗。

  《山茶一树自冬至清明后著花不已》(宋·陆游)

  七言绝句 押东韵

  东园三日雨兼风,桃李飘零扫地空。

  惟有山茶偏耐久,绿丛又放数枝红。

  中国诗词里的紫荆

紫荆在宁波赫德校园中只有一株,但开得十分热烈

  说到紫荆,不得不提一下一个常见疑问,紫荆和洋紫荆的区别。花色紫红、形如蝴蝶的是紫荆,那种花瓣硕大而五出的,其实是洋紫荆,“Bauhinia × blakeana”,又称红花羊蹄甲......

  古诗词中的紫荆,更多是用了《续齐谐记》中的典故,京兆田真兄弟三人共议分财,堂前紫荆枯死,三人感人不如木,不复斫树,树应声荣茂,遂为孝门。唐代诗人杜甫在《得舍弟消息》中写道,“风吹紫荆树,色与春庭暮。花落辞故枝,风回返无处。骨肉恩书重,漂泊难相遇。犹有泪成河,经天复东注。”

  《见紫荆花》(唐·韦应物)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杂英纷已积,含芳独暮春。

  还如故园树,忽忆故园人。

  中国诗词里的海棠

宁波赫德校园里,蜜蜂正在海棠花中采蜜

  春天赏花时,我们一般看到最多的苹果属的植物,不是苹果花而是海棠花~宁波赫德校园里种植的海棠,是株型较小的垂丝海棠,它与西府海棠的区别主要在于下垂丝状花梗而带来的倒垂花型。

  写海棠的古诗词,最为今人所熟知的,自然是李清照的《如梦令 其二》,“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而海棠春睡这个典故,始于杨贵妃。

  《海棠》(宋·苏轼)

  七言绝句 押阳韵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濛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更烧高烛照红妆。

  中文是中华文化的根基,蕴含着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和密码。

  在赫德学校,赫德“全课程”既着眼于培养孩子卓越的中文表达能力,更立足于培植中国灵魂,传承优秀民族文化,让孩子做有根的世界公民。“读经典”贯穿赫德“全课程”始终,经典的学习与小朋友的生活、生命关联了起来,在不同年龄阶段又有不同表现:

  一、二年级学习古诗词,我们会很注重形式的多样化。唐诗不仅读出来,还要唱出来、跳出来。语文老师和音乐老师一起,让低段的唐诗学习充满情趣。

  从三年级开始,我们会把诗歌和地理、历史结合在一起学习。三年级的“跟着唐诗去旅行”,四年级的“诗词中国”,都是跨学科的学习。

  到了五年级,则开始诵读经典的古文。

  此外,赫德“全课程”中还有“因时而读”,哪个节气到了,孩子们就来读哪个节气的诗歌。惊蛰到了,读一读韦应物的《观田家》,感受“一雷惊蛰始”的物候变化;春分到了,就来读欧阳修的《阮郎归》,感受“青梅如豆柳如眉”的美好……同时,孩子们也会走进大自然,观察大自然里物候的变化。

  只有当学习在不断丰富小朋友的体验和情感,让他们的世界更开阔,??生活体验更饱满时,学习的意义才真正凸显出来。

标签: 应该是绿肥红瘦这里的红瘦指的是什么花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