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爱妙招 » 安全防骗

短篇 现实主义小说 《燕南飞》 第一节至十九节

2021年11月17日70百度已收录

  第一节

  月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张文峰睁开眼,看着窗外。这是鲁北四月的夜晚,整个乡村静悄悄的,都在安睡之中,只有一会儿经过一辆车,才有一些嘈杂声。张文峰借着月光看了看同宿舍的室友,轻轻地坐起来,拿上打火机和烟,走到了隔壁的办公室,靠着西北角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点着了一支烟。

  今天中午的时候,母亲李心兰告诉了他一个电话号,让他赶紧去联系,是一个本镇的女孩,属猴的,是本村外嫁来的杨婶介绍的。张文峰又从手机上翻到了那个电话,不知道自己怎么办。前面已经相亲了七个女孩,没有一个成功,他的确是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母亲一心想让他早点结婚。张文峰没想好怎么办,顺手摁灭了烟头。

  张文峰今年26岁,毕业后一直在工地工作。今年公司刚中标一条铁路,所以他来到了鲁北大地的一个村子里。项目部在县城里,他所在的三队临时租了乡村的一户农家院作为队部,他和三个年轻的职工住在一起。房间是个套间,外面是办公室,内间是四个人的宿舍,对于住惯了彩钢房的他来说,住在农村的自建房里很舒服,只是四个人住在一间不大的内间,不是很方便,但是一起的都是年轻人,说说笑笑的一起工作业挺好。这几年去过很多地方,见过了很多人,因为他本身就是农村的,也习惯工地在农村的情况。

  忙了一早上,吃过午饭以后,他来到村子的一个白杨树林子旁,拿出了自己的电话。尴尬的十五分钟后,他让对方挂了电话。女孩叫王燕,在西安的一家咖啡店工作,说自己并不知道家里人介绍相亲的事。张文峰说可以试着相处一下,对方支支吾吾的说可以,同意加了微信。张文峰听着对方的声音,是一种可爱女生的样子,没有过多的掩饰,说了自己的工作,这几年的经历,同时也说了自己的家庭。相比较前几个相亲的对象,张文峰感觉到舒服,自然。

  第二节

  工地上是没有假期的,每天都有事做,现在正是“大干一百天”时期,文峰每天和两个老师傅一起,被施工队的车带到相应的工点,忙完这个点,又被电话催着到下一个工点。几年的工地生活已经让他疲倦,没有了刚开始工作的激情。沉稳的脸上是太阳的照顾,肤色变成了小麦色,在尘土 阳光 泥巴 洒水车 搅拌车 吊车 皮卡车混合的天地中,是他穿行于其中的身影。

  张文峰想辞掉这份工作,换一个干净舒适的办公环境,哪怕工资少一些都可以,换一个每天打交道的人是和自己年龄相近,能说得来话的人。可是想一想自己陇东老家刚刚建成,还没有装修的新房,他犹豫了。老家以前是土房子,这几年翻修成了砖混结构的平房。他知道后期还需要他的工资来支援。父母都是农民,一年种地收入微薄,他想为父母建成这所房子,就像实现了一个他对父母的承诺,一个儿子对父母晚年生活的有保障的考虑。陇东老家在2008年以后,农村的房子大部分从土房子翻修成了平房,有财力的庄稼人还修成了两层,带楼梯上下的。文峰不想让自己的父母在村子里感到憋屈,所以决定先不给自己买房,先让父母住上新房子。文峰在城市的大姨,不建议在农村盖房,而是应该在城市买房。文峰没有说什么,自己不能太自私,况且他的工作地点一直不固定,又没有对象,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哪座城市买房,现在的房价已经高起,也不是他能承担的。这么一想,文峰还是得四处漂泊,继续在工地上班。

  马上到“五·一”劳动节,张文峰想出去转转。王燕说自己“五·一”期间没有时间,但是在之前有时间。文峰向领导请假,领导说:“小张,工地现在这么忙,你怎么能离开呢?”文峰面露难色的说:“唐总,这个对象是我妈介绍的,已经谈了一段时间了,女方的父母想见一面。我今年都26了,不想错过。”唐总说:“你回家了,工作交接好了吗?”文峰快速地回答:“已经交接好了,都给蒋师傅说好了。”唐总想了一会儿,为难地在请假条上签了字。

  第三节

  张文峰到达西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辗转,张文峰见到了王燕。她戴着男士的宽大的平沿帽,上身穿着宽大的T恤,外面套着夹克,下身是有洞的宽松牛仔裤,脚上穿着帆布鞋,再加上一米七的身高,张文峰觉得自己见到了一个男孩。王燕说:“还没有吃饭吧,那边有几家面馆。”进了最近的一家面馆,张文峰叫了一碗岐山臊子面。王燕说自己吃过了,不要管她。张文峰看着王燕,圆圆的眼睛,短发,清秀的面庞,这就是个假小子。王燕说自己请了一天的假,明天可以带他去看看西安。附近有宾馆,可以住下。张文峰提着大包到了宾馆,约好明天去钟楼。

  第二天,两人坐公交到了钟楼。西安的城墙,钟楼出现在张文峰的面前。出身在农村,工作在乡村的张文峰,觉得西安就是一座国际化大都市。路上的人流 车流 高大的建筑,让张文峰目不暇接。看着自己工地上不时常穿的牛仔裤,有点儿发黄的白色运动鞋,感觉和这个城市不相称。王燕说:“我最喜欢吃魏家凉皮,我请你吃吧。”进了这家店,要了两份凉皮。张文峰觉得有些辣,但是王燕却吃得津津有味,一副特别满足的样子。后来去各大商场看,各式各样的衣服 化妆品 手表,让张文峰眼花缭乱,觉得自己真是农村孩子进了城,啥都新鲜。

  逛了一天后,两个人来到了王燕宿舍楼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文峰想知道女孩的想法,也想确认一下自己的西安之行是否又是白跑了一趟。文峰开了口:“你觉得我怎么样?”王燕低下头,用手来回拨弄着牛仔裤,说道:“挺好的。”文峰说:“我也觉得你挺好的,我也想和你继续交往下去。如果你也这么想,我想咱们回家一趟,让你的父母见一下我,我想得到你父母的认可再和你正式交往 。”王燕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王燕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要交往。但是我不想回家。你也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你要回就自己回吧。”文峰的心凉了一大截,忍者失望,说:“我送你回宿舍吧!”走到一个水果店,文峰买了一把香蕉,一箱特仑苏牛奶,王燕提着东西上了楼。

  到了宾馆,张文峰无力的躺倒了床上。女孩没有很明确的答复他,又很坚决的否定了他想回家见她父母的提议,这已经是明确的信号,他的西安之行白跑一趟。沮丧,失望,张文峰感到全身无力,特别疲倦。王燕活泼,开朗,是和自己不一样的性格,也不想其他女生一样浓妆艳抹,过分打扮,他是喜欢王燕的,只是这样的结果确实让人失望。从相识到见面,两人已聊了半个月,聊的也挺好的,文峰知道,王燕年龄比自己小,又长期在城市生活,和自己在很多方面的感受都不一样,这些都是可以在以后的相处中慢慢合拍的,文峰对自己说:“这只是你的想法,你不知道女孩的想法,感情就是你情我愿,既然人家不愿意,那就这样吧。”文峰想好好睡一觉,明天自然醒以后,买好火车票,回工地。

  一直睡到第二天11点,文峰醒了,看到手机上有未接来电,还有几条微信消息。是王燕发来的,说:“你睡醒了吗,我姐说我了,说我不应该那么和你说话。中午有时间吗,咱们聊聊。”文峰的心里微微的有了暖意。王燕见到了张文峰,进了附近的一家胡辣汤店。王燕说:“我昨晚给我姐打电话了,她说我了。但是我还是不想回家。”张文峰说:“我回家就是为了你的父母认可我们交往。如果你不回,那我回家还有什么意义,那我也不回了。”文峰感觉出王燕还是喜欢自己的,只是为什么不回家呢?他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胁迫王燕回家的意思,不免佩服自己的机智。他如此坚持见女方父母,只是因为他的初恋就是因为女方父母不同意,结束了。王燕想了一会儿,说:“那我回去请假吧,如果领导准假,那就回吧。”

  下午四点多,文峰收到了消息,王燕让他订两张今晚的火车票。晚上下班后,张文峰等到了王燕。王燕背着背包,手里提着那一箱牛奶,文峰马上接过牛奶,两个人一起走向了公交站。路上刮起了大风,吹着路上的垃圾来回乱飞,尘土也飞起来,星星点点的雨已经吹在文峰的脸上,文峰斜跟在王燕身后,加快了脚步。

  第四节

  早上九点多,到了县城。张文峰包了一辆出租车,向着两人的镇子回家。张文峰和王燕所在的镇子是黄土高原上一个极普通的镇子,两家相距十里路。文峰家在镇子的西北,穿过一条河,就到镇上,再穿过镇子往东走,就到了王燕家所在的王家村。出租车到了王家村,文峰对王燕说:“你先回家,中午吃过饭我到你们家来。”王燕拿着自己的东西回了家。出租车继续向西走。

  到了张文峰所在的张家村,文峰的心里紧张起来,及至进了家门,见到父母,他才放松和开心起来。张文峰的父亲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庄稼人,个头不高,肤色暗黑,一辈子节俭,窝囊,叫张顺来。母亲叫李心兰,急性子,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从文峰上初中以后,每年秋天都去新疆拾棉花,靠着这股能吃苦的劲,把文峰的大学念完,盖起了新房。一进家,母亲开始给文峰做饭,又拿出了馍馍让文峰先垫垫肚子。吃过饭,一家人开始商量怎么去女方家。

  母亲李心兰说:“咱们第一次上人家的门,必须要有一个媒人的。王家村上头就是燕家村,让你的姨夫带着你去,他和王家村的人都认识。你先到你姨夫家,然后一起去。”父亲张顺来说:“第一次去,也要去你姨夫家,你就买一样的水果吧,不要让你的姨夫觉得咱们家区别对待。”文峰到镇上买了辆把香蕉,先到了姨夫家。

  第五节

  王燕到了家,父亲王义忠和母亲杨菊都在家。王燕给父母说了那个男孩下午要来咱家。父亲王义忠早年是到各处贩水果的,嘴皮子好使,人也就有些懒。这几年因为贫血,脸色很白,加上带着近视镜,反而有一种文质彬彬的气质。他向王燕妈说:“人家娃娃下午就来了,你去市场上买点菜和肉,做一些好吃的菜。”母亲杨菊本来算是一位“千金小姐”,本家的情况比较好,他自小就没有做过饭,缝过衣服,相亲认识义忠后,就有了王霞和王燕。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她和义忠去了新疆的厂子挣钱,把孩子交给了义忠的父母照顾。在老家盖起来了新房子后,两个人也就回家中上了地。杨菊总是做不好饭,不是少盐就是没油,清汤寡水的。等到遇上场面需要做饭时,她马上叫了他二婶,三婶过来帮忙。她是大婶,也想让两个妯娌替她把把关。

  张文峰和燕姨夫进了王燕家。王燕的眼前突然一亮,张文峰上身穿一件浅色西装,里面是天蓝色的小印花衬衣,下身穿一件烟嘴黄的亮色西裤,腰上是牛皮裤带,脚上穿着一双亮光光的棕色皮鞋,加上飘逸的头发和脸上的笑容,王燕觉得觉得文峰真是一个精干的小伙,和西安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人。王燕开心地把文峰和燕姨夫请到了客厅里坐下。大家先是一阵寒暄,燕姨夫和义忠聊起了庄稼的事,杨菊和两个妯娌去做饭,文峰局促地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王燕的两个姑姑的孩子来了,王燕和她俩有说有笑的玩到了一起。姑姑的一个孩子杨晓洁已经毕业了,在高中当生物老师,她看出文峰的局促,让王燕把文峰叫到了院子里。

  杨晓洁问起了文峰的工作,文峰说自己这几年一直在工地,去了好多地方,算是四处漂泊。晓洁一脸羡慕的说:“我也想要这么一份工作,可以去祖国的四处看看,看惯了就换一个地方,不像我现在在当老师,哪里也去不了。”文峰说:“你我都是在各自的围城里,羡慕的看着对方,其实各有好处,也各有坏处。”晓洁肯定地点着头。

  不一会儿,饭菜做好了,几个热菜,几个凉菜,端到了客厅里。义忠热情地招呼燕姨夫上坐,几个孩子都进来了。文峰在西面坐下了,本来是刚吃过饭,并不饿,于是象征性的动了筷子。吃完饭,义忠和燕姨夫聊的很好,对这个小伙子很满意,决定一会儿就去文峰家,认认这个亲家,让燕姨夫也去。王燕不高兴的瞪了父亲一眼,说:“你不用去了,我和晓洁她们两个去。”王义忠说:“也好,也好。”王燕心想,男方只来了这个娃娃和他姨夫,他的父母并没有来,我的父母为什么要上赶着去他们家,我自己去就行了。

  第六节

  张文峰去了镇上租车。到了镇上,找好了车,文峰把司机的电话和车牌号发给了王燕。自己赶紧给母亲李心兰打了电话,让母亲准备一下,然后在镇上买了一些水果后,急匆匆的回了家。李心兰叫来了文峰奶奶,让她帮自己准备几个菜。文峰自己去路口等着,不一会儿,车到了。燕姨夫和几个女孩下了车,进了文峰家。文峰把几个人领到了客厅里,母亲和奶奶马上端来了几个菜。父亲张顺来和文峰爷爷本来在新房里给匠人们准备沙子,这时也到了老院来。文峰爷爷 顺来和燕姨夫聊了起来,母亲和奶奶招呼几个女孩吃菜。一会儿,李心兰把文峰奶奶叫到了一边说:“文峰他奶奶,人家女孩第一次上门,是不是要给钱?”奶奶说:“应该给的。”李心兰回头又回头问:“多少合适?”奶奶说:“一千块钱少了,就给两千吧,双数也吉利。”李心兰赶紧去准备钱。

  坐了一会儿,王燕说自己还要去赶晚上的火车,得走了。母亲李心兰赶紧拿出了钱,说:“王燕,你第一次上门,这是阿姨的一点心意,你买零食吃吧。”王燕推辞着拒绝了。一家人送到了门口,看着她们上了车,才慢慢地回了家。家人对王燕很满意,又说起了文峰这几年相亲一直没有成功的事,文峰奶奶说:“我的大孙子,这次你可得守好王燕,不能让这个燕子飞了啊!”文峰肯定地点了头,觉得奶奶说的很有道理,而且比喻的很有诗意。

  晚上,文峰给今天用车了的司机打电话,说要去县城火车站一趟。文峰到了王燕家门口,给王燕打电话说车到了,让她赶紧出来。王燕支支吾吾的让文峰先到家里来一趟。文峰心想都赶不上火车了,还这么磨磨蹭蹭的,东西也不早收拾好,还是这么粗线条的一个人。进了王燕家,没想到一屋子的人,文峰不知道该称呼什么,呆住了。王义忠假装催女儿:“叫你早收拾,你不收拾,现在人家文峰都到了。”王燕没有说什么,杨菊对文峰说:“这几个都是王燕的姑姑,今天没什么事情,就过来坐坐。”文峰礼貌的问候了姑姑,提起王燕的背包,告别了她们,和王燕一起上了车。

  文峰让司机快一些。王燕突然不怀好意的问:“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一定要让你进我家一趟?”文峰想了想,说:“你妈给你带的东西多,怕你拿不动,让我拿一下。”王燕放开了声的哈哈大笑,文峰不知所措的看着她,等王燕的笑声平息后,才偷偷的说:“我几个姑姑要看看你,是她们让我一定把你骗到家里来的。”文峰也笑了,笑自己为什么刚才没有感觉出来,她的几个姑姑还有这么一层意思,看来自己还是年轻啊。一路上两个人又说了好多话。文峰在火车站的商店里买了两瓶水,一包饼干,对王燕说:“我买的东西不多,你带着方便,到西安也就几个小时,你饿了渴了就先对付一下,到西安了再好好吃一顿。我在家里待两天,然后去西安看你。”王燕说:“我知道,你回去吧。”王燕进了候车室,直接检票上了站台。

  第二天,文峰帮着父亲给匠人们准备材料,工具。新房的主体已经完工,瓷砖也贴上了墙,现在就是门还没有安,楼梯也没有粉好,洗澡间也没有收拾好,厕所也没有盖。文峰给匠人们打下手,准备沙子,泡过水的瓷砖,听着他们的吩咐。他想着如果和王燕的感情稳定的话,说不定今年过年就得结婚,得赶紧收拾好房子,要不然到时候就抓瞎了。自己到了工地后,好好上班,把钱打给家里。也得催促父母赶紧叫匠人,把房子剩下的部分完全收拾好。父母也知道要抓紧时间了。

  文峰订的是下午一点的火车票。在走之前,母亲李心兰还是提醒他,应当去王燕家一趟。文峰去了王燕家,说自己还要去西安一趟,看看王燕。王燕父母也说要文峰在工地注意安全,说着把准备的煮鸡蛋,饮料,瓜子放到了文峰的包里,文峰说自己都带了,王燕父母还是给他装上了。

  第七节

  到达西安,文峰找到了王燕。王燕说要去看看她姐。“给你姐买一些水果吧,行不行?”文峰说。“可以”王燕回答。两个人提着水果坐地铁到了王霞住的地方。一见面,张文峰看着一张带着眼镜有些成熟的脸。王霞和张文峰同岁,穿着上是年轻,稍成熟一些的。她现在在一家公司做会计,有一个在兰州工作的男朋友。三个人聊了一些家乡的事,原来张文峰和王霞是同一所高中的,只是王霞比文峰低两届,所以彼此没有什么印象。王燕提议去吃火锅,所以去了火锅店。

  吃饭的中间,王霞告诉文峰,说:“我妹妹年龄小,不懂事,也没有谈过对象,你各方面多担待她。”文峰客气地说:“王燕虽然年龄小,但是挺懂事的,你放心。”王燕撅着嘴向姐姐说:“我怎么不懂事了?”王霞和文峰都笑了起来。吃完饭,王霞送他俩上了地铁。

  晚上十二点多,张文峰的电话响了,是王燕打来的。“你还没有睡吧?我的同事听说我对象来了,非要见见你,你能下来吗?”文峰说:“我马上下来。”他马上找出了自己的那一套西装穿上,到了楼下。远远地,四个女孩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张文峰看到了王燕,几个同事开始开玩笑说王燕的对象好帅啊。文峰不好意思的笑笑。她们几个刚下班,所以约着去一个小酒吧坐坐。

  五个人进了这家小酒吧,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要了几瓶啤酒,两盘瓜子。有一个稍显成熟的女孩和文峰谈着工作,其他几个和王燕同岁,吵着说文峰一定要好好对王燕,也说着王燕居然也能有对象,这是个假小子。大家都一起哈哈笑了。文峰从没有来过酒吧,也没有和女孩子这么坐在一起聊天,仿佛自己又年轻了,又活过来了。

  第二天,王燕叫了一辆滴滴专车,送文峰去火车站。文峰对王燕说:“以后咱俩多打电话吧,你呢不要吃那些辣的了,平时多吃点面食,照顾好自己。”王燕有点烦文峰的婆婆妈妈,没有好气地答应着。文峰进入了候车室,王燕回去上班了。

  工地的生活还是那么枯燥和重复,白天在工地,晚上不是做资料就是听领导开会下达任务。在忙碌中,文峰隔几天就给王燕打电话,虽然不知道要聊些什么。王燕几乎没有主动打过电话,文峰也并不生气,他想王燕年龄小,又没有谈过恋爱,自己就多宽容一些,谁让自己喜欢呢。文峰也在这段时间里,熟练地会用了微信,支付宝等软件,也给王燕发过几个小红包,也试着收藏了王燕常用的几个表情包,好在聊天的时候反击她。一段时间后,王燕要和同事去秦岭玩,文峰默默地发了一个999.99的红包,王燕开心地收下了。

  第八节

  王霞这段时间遇上了难事。她的男朋友马亮一直叫她去兰州工作,她有些决定不了。马亮是王霞的同学介绍的,两个人谈了半年时间了,父母都还不知道。马亮和王霞同岁,高中的时候一个年级,只是在不同的班级,没有印象。马亮在兰州的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兰州的一家化工厂上班,这几年加上自己攒的工资和父母的资助,在兰州买了房,装修好以后住了进去。马亮是一个受过教育,踏实,害羞的年轻人,这几年一直在努力工作,现在终于在兰州有了自己的一所房子。装修的时候,马亮很用心的用了整个房子的颜色,让人一进屋,就觉得自然舒服,很有年轻人的氛围。马亮想让王霞到兰州来工作,可以更好的在一起相互了解,规划以后的生活。

  在马亮的劝说和自己的考虑下,王霞在月底辞了职,去了兰州。王霞说不上自己有多喜欢马亮,只是觉得是和自己很相像的一个人,话很少,害羞,在一起时虽然不说话,也不会尴尬,说话的时候也都是温和的,能明白对方的深意。王霞想起自己以前的对象,觉得马亮是要求她最少的人,除了这次来兰州。她自己找了一家汽车修理公司做财务,也没有住进马亮的房子,而是住进了公司的宿舍,她觉得两个人还是暂时不住在一起好。

  下了班,马亮会和王霞一起去吃饭。王霞的个头很高,身材苗条,再加上喜欢高跟鞋,更显得身材高挑。马亮在她的印象中总是一张清秀的脸,偏瘦的身材,一颗要向外蹦的虎牙显得马亮有些奶声奶气,但是行事风格却是一个踏实,靠得住的人。她们最常去的是牛肉面馆,有时候兰州的同学聚在一起,她们才会去火锅店。王霞知道,马亮每个月要还房贷,压力大,所以也不是常去消费高的地方,也没有向马亮说自己喜欢很久了的衣服。

  一个月以后,王霞搬进了马亮的房子,住到了一起。两个人下了班,便一起去超市买菜,再买些牛奶面包作早餐。到了家,开始准备晚饭。两个人在高中的时候就开始自己做饭了,那时候还是蜂窝煤炉子,不像现在都是天然气集成灶。很顺手地做好饭,两个人便开开心心地吃起来,说着自己工作上的趣事。吃完饭,也是马亮去洗碗,王霞喝着牛奶看电视。两个人看一会儿电视,马亮调好热水器的温度和水量,便让王霞去洗澡,后来便自己去洗。进了卧室,两个人甜甜蜜蜜的躺在一起,说说悄悄话便亲密地依偎在一起。

  第九节

  这是八月的一个下午,张文峰接到了王燕的电话。他有些诧异地接听了电话,对方说:“你是王燕的对象吗?她在厕所里晕倒了,流了很多血,现在都到医院了。有你这么做男朋友的吗?”张文峰懵了一下,马上问:“她现在情况怎么样?”对方说:“情况稳定了,你对她就不管不问吗?医院的住院费都没有你不知道吗?”张文峰像噎住了一样,没有言语,对方继续说:“你来西安一趟吧,尽一点你作为男朋友的责任。”电话挂断了。

  张文峰无心再工作了。回想这段时间,他和王燕确实沟通的少,以至于他都不确定自己有了女朋友一样。两人因为距离较远,工作不同,成长环境不同,很少有真正的沟通,他是知道的。再回想王燕的身体,一个年轻女孩怎么会突然住院呢?她的身体一直挺好的,也是活泼开朗的,怎么会呢?

  他现在也没时间想这些了,他得马上去西安,还有准备住院费。他打电话给领导,骗领导说亲妈住院了,得马上回家一趟。领导无可奈何地准了假,他向领导借钱,领导说自己给孩子准备学费了,也没有钱。领导最后叮嘱他,早去早回。他知道,领导的主要意思是“早回”。向三个同事借钱,凑了八千块钱,文峰用支付宝转给了王燕。文峰最近发的工资都给了家里,所以只好借钱。在网上抢到了一张高铁一等座的车票,张文峰才喘了一口气。

  第二天下午四点,张文峰到了西安。看着王燕微信上的地址,他找到了病房。这是一间ICU病房,张文峰看到了挨着北面窗户的病床上躺着的王燕。王燕看着文峰的到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文峰关切地问。王燕说:“没有什么事,就是上厕所的时候流了血,晕倒了,然后同事的男朋友把我背到了医院,现在没问题了。”文峰看着王燕苍白的脸,问她想吃什么。王燕说自己现在不想吃。文峰就坐在床边,也没有说什么。

  等了一会儿,文峰说给自己去买点东西。离开医院,他去了超市买了两包玉溪,又买了一些水果,还给王燕买了一碗红枣粥。他去银行查了账户,父亲给他打的两万块钱到账了。这是他怕钱不够,昨晚就催父亲一早上就打过来的。他取了两千块钱现金。到了医院,他让王燕喝了粥,王燕的气色好了一些,人也活泼起来。不一会儿,王燕的几个同事来看她。张文峰一直说谢谢她们。临走的时候,文峰把两包烟往那个背王燕住院的年轻人手中塞,年轻人推脱了,文峰赶紧拆开一包,拿出一根给他,他接住了。文峰把她们送到了电梯门口。

  王燕说自己想喝胡辣汤,文峰赶紧到医院门口买了两碗胡辣汤。看着王燕想吃东西,张文峰安了心。医院没有凳子,坐病床又不方便,文峰下去买了一个马扎,放到了王燕的床边。病房有闲置的空床,文峰就在空床上睡觉了。

  第二天,王燕的精神,气色恢复了很多。她自己要去厕所,文峰一定要扶着她去,她生气地说:“起开,不要拿我当病人看,我已经好了。”文峰笑着说:“那你当心,有事喊我。”医生来查房,问了王燕一些情况,说挺好的,年轻人抵抗力强,很快就会恢复的。医生走了,文峰问王燕想吃什么,王燕说芒果 柚子。文峰马上去水果店,想起电视上说过的山竹,他咬着牙买了一斤。王燕满意地吃着水果,文峰偷偷把自己的手放到王燕的脚上,摸着这粗大的脚踝,这么大号的脚,文峰很怀疑这是一双女生的脚。他开玩笑说:“你这脚是多大号的,是女生的脚吗?”王燕斜看了他一眼:“39的。”顺势把脚抽了回去。文峰呵呵地笑了。

  第三天,王燕彻底恢复了。早上她要自己去医院外边喝胡辣汤,吃包子。文峰陪着她走出了病房。在出医院大门的一刻,文峰看着前面走着的王燕,背影是那么可爱,文峰坚定着自己,上去用右手抓起了她的左手,王燕的手颤了一下,没有松开,更用力地握住了文峰的手,就这样,文峰牵着王燕,走进了附近的饭店。

  医生来查房,王燕说自己感觉好多了,是不是可以出院。医生简单了解后,说输完今天的液,下午就可以出院了。文峰看着输液瓶,等待着时间。他到医院门口买了一个文件袋,就去办理出院手续了。病历,药品单,出院单,出院结算单,以及找回的钱,文峰全部装在文件袋里,交给了王燕,让她寄回家,新农合可以报销。做完这些,他又给王燕拿来了香蕉,自己无聊的顺手地翻看起了病历。

  突然,他的脑子懵了一下。在病历上,清楚地写着,患者以前有性生活经历。文峰感觉到了欺骗,他生气了,王燕不是没有感情经历吗,怎么会有性生活经历?文峰的脸变严肃了,也没有了话,王燕还没有觉察到什么。文峰走出了病房,坐在花园的石沿上,抽起了烟。他刚下定决心要用一生去爱一个人,他爱的人却在欺骗他。文峰继而想起,这么繁华的城市,这么些优秀帅气的男生,没有感情经历,谁又能相信呢?他决定马上一走了之,结束这段欺骗的感情。

  他走回病房,想拿走自己的包。突然又一想,病历上医生的字太潦草,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拿回病历,对王燕说:“我去问问医生,看有什么注意事项。”拿着病历,文峰找到了王燕的医生。他说这上面写的什么认不清楚,麻烦医生给说一下。医生拿起病历,文峰指向了那一段字,女医生说:“有性生活经历,无生育子女。”文峰心中的石头落了地。

  文峰铁青着脸走进了病房,看到王燕还有些苍白的脸,文峰的心又软了。他决定一定要问个明白,但不是现在。已经决定了要爱这个人,为什么死缠着过去的事不放,自己的过去就对王燕没有隐瞒吗?两个人其实没有好好的聊过什么,只是这次住院的事把两个人又拉到了一起。现在不是时候去聊这些,两个人的感情或者才刚刚确定。文峰又决定,一定要多沟通,这件事,等合适的时机再说吧。

  拿着王燕的衣服,同事送的牛奶,以及小马扎,两个人回到了王燕的宿舍。宿舍里有两张高低床,住着四个女孩,只有一个在宿舍。她在床上玩着手机,并没有招呼他们。放下了东西,文峰说:“你先休息一会儿,想吃饭了就叫我,我陪你。”说着就走下楼,回到了上次住过的宾馆,开了一间房,拿着自己的包,心事重重的进了房间,躺在了床上。

  王燕发来了微信,说自己想吃面条。张文峰走下楼,见到了王燕。王燕很自然地把手牵在了文峰的胳膊上,并且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文峰的心里暖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太小肚鸡肠,太不像个男人了,现在王燕这么依靠自己,自己居然还要为一点过去的事纠缠不清。他决定了,得好好地爱这个人,他身旁依偎的这个人。

  第二天,王燕说:“我现在要健身了,不能再住院了。”文峰说:“你住院也挺好的,我还能来照顾你。”王燕看着文峰,说:“滚一边去。”于是,文峰陪着王燕去了运动服饰店,买了一双NEW BALANCE运动鞋,一间宽大的T恤,一条运动短裤。王燕说自己要去办一张健身卡,天天去健身,文峰打趣的说:“你要每天早起,跑步也是健身。”王燕皱着眉看了他一眼。买完衣服,他俩去了最近的公园,文峰的母亲李心兰来了电话,询问了王燕的病情,文峰说都出院了,文峰让王燕和自己的母亲通话,王燕摆摆手说不要,文峰把手机强塞到了她手里,王燕尴尬地和李心兰说了一会儿,便挂了电话。

  工地领导来了电话,问文峰什么时间回,文峰无可奈何的说:“明天。”订好了明天的火车票,文峰给王燕说了。王燕也觉得时间太短,没有能好好的在一起待几天,虽然身体上难受,可是精神上是愉悦的。王燕觉得文峰是一个靠得住的人,不光自己来西安了,还给她买衣服,虽然来的时候胡子拉碴,像一个老男人,但是心不坏。晚上,她让文峰下来接她。她跟着文峰,到了宾馆的房间。

  西安八月份的天气很热,即使是晚上了,也是这样。到了房间,王燕打开了空调,把温度设定在18摄氏度。王燕的员工宿舍没有空调,她想文峰一个人在宿舍,她正好能蹭蹭空调。空调开了一会儿,她觉得很舒服,很凉快,这时文峰走过来,躺到了她的床上,躺了一会儿,把自己的头放到了他的胳膊上,王燕觉得文峰干瘦的胳膊有些膈头,但是也不好说什么。一会儿,文峰又起身关掉了空调,继续过来搂着她,她躺了一会儿,觉得身上更热了,还不如回宿舍。所以她对文峰说:“我要回宿舍了。”看文峰不情愿又无可奈何,王燕还是回了宿舍。文峰一直跟着他到了宿舍楼下,看着王燕上了楼,才慢慢地回了宾馆。

  王燕还是叫了滴滴专车,送文峰到了火车站,两个人在一路上说了很多话,也有了依依不舍。

  第十节

  张文峰回到了工地,马上繁重的工作又开始了。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工作全积攒下来了,又开了新的工点,文峰有点焦头烂额。忙了半个月,他才又跟上了工作的节奏。到了月底,王燕来电话了,说是自己和父母说了,父母说文峰的八千块钱应该还给他,所以要转账过来,文峰说不用,你拿着花吧。王燕坚持,文峰收下了。收到钱,文峰马上给几个同事还了钱,文峰的心里轻松了。

  距离一远,文峰感觉和王燕的感情又平淡了一些。他也时常给王燕打电话,王燕也开始主动给文峰打电话,说自己工作上的趣事,文峰觉得挺好,但是电话里终究不能谈一些深刻的问题,只是生活中的小事,尽管有时候打两三个小时的电话。或者,现实中年轻人的恋爱就是这样,工作在不同的地方,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他们的情感联系也只能是手机。

  到了十月份,正是工地最忙的时候,鲁北的冬天马上来了,冬季施工代价很高,所以要加紧施工。张文峰每天在工地跑来跑去,好满足施工队不停催促的电话。一个西安的电话打了进来,是王燕的声音,说自己的苹果6S手机丢了,这是同事的手机。张文峰觉得很生气,但是也说先不要着急。一部五千多块钱的手机丢了,文峰很心疼,看着自己已经用了五年多的诺基亚,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也是为了和王燕聊天,才新买了一部能连WIFI的智能手机。文峰决定这次不帮她,让她自己明白挣钱的不容易。

  过了半个月,文峰接到了王燕的电话,说用自己的工资买了一部二手的苹果5手机。文峰对手机不敏感,只是觉得苹果手机很贵,没有必要死忠苹果。虽然是王燕丢了手机,但是文峰觉得是损失了两个人共同的钱,有这钱买什么不好。文峰生气不过,发了人生第一条朋友圈:“你所谓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王霞发来微信消息,问有什么事,文峰说没什么。

  第十一节

  马亮和王霞的生活过得不错。但是马亮也有自己的担心,他和王霞感情稳定,两个人又住在了一起,准备结婚是很正常的事,可是他在兰州的房子已经掏空了整个家庭的家底,他的父母又能为他结婚支持多少呢?陇东的见面钱,彩礼钱,“四金”,衣服,婚礼的各种花销,让马亮有了负担。他是爱王霞的,他要为了爱的人一个起码过得去的婚礼,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应该做到的,从现在开始就要攒钱了,他对自己说。

  王霞也明白马亮,所以也不提结婚的事,以免给他压力。王霞知道了王燕丢了手机的事,生气妹妹的粗心大意,又不能不替她想办法。发了工资后,她转给了王燕三千块钱,让她去买个新手机。这样,王燕有了新手机。王霞看到张文峰发的朋友圈,明白了,所以替妹妹“负重前行”一次。

  第十二节

  到了十一月中旬,王燕工作的咖啡店倒闭了,王燕失了业。王燕给文峰说了这件事,文峰说没事,工作再找,并极力劝说她来鲁北。王燕想去,又觉得这样上赶着去找文峰,面子上挂不住,她想先去找她福建的好姐妹,在她那里待半个月,再去找文峰。文峰无可奈何的替她买了去福建的飞机票。王燕见到了好姐妹杨娟。

  杨娟是王燕一直的好姐妹,两个人一起上学,中专毕业后,又一起到了福建。后来杨娟在福建当地结了婚,王燕到了西安,两个人才分开。杨娟脾气大,但是对人真诚。王燕来了以后,就让她住在了自己家。她带王燕去坐轮船看海,带她吃海鲜,王燕很高兴。王燕说自己失业了,男朋友一直让她去鲁北找他,但是不好意思直勾勾地去,才来找的她。杨娟说:“你男朋友叫你,你去了以后,肯定得住在一起。要是你觉得你们的感情到了这一步,你就去,反正是奔着结婚去的;要是还不确定,就不要去。”王燕说:“我知道他是奔着结婚去的。”杨娟说:“那你还犹豫什么?”王燕说:“你是要赶我走吗?我还得在你这儿住几天,吃你的,喝你的。”两个人都哈哈笑了。

  王燕在杨娟这儿住了几天,收到了文峰转给她的五千块钱。文峰说要王燕请杨娟她们夫妻吃个饭,这段时间麻烦她们了。王燕也觉得应该请她们吃一顿。她请她们到了一家川菜馆,说自己应该请你们夫妻吃一顿,杨娟老公说:“不要这么客气,你和杨娟是好朋友,互相照顾都是应该的。再说,你来的这段时间我们也很开心啊,尤其是杨娟的脾气都小了。”杨娟瞪了他一眼,他马上闭嘴不言了。王燕说:“我马上要去找男朋友了,文峰把飞机票已经订好了,这次就算是送别吧,有时间我会再来找你们的。”

  十二月初,王燕坐着飞机到了鲁北。

  第十三节

  张文峰是前一周给王燕订好的飞机票。确定了王燕来的时间,文峰开始租房子。鲁北的农村都是两檐的房子,在建造方面没有陇东的那么讲究,实用而朴素。文峰找到了一家离队部最近的房子,里面放着房东的杂物和玉米,房东答应这几天就把屋子收拾出来,再用塑料条带吊顶。几天后,屋子已经收拾出来,后墙还有一扇窗户,地板砖也碎了好几块,腰身以下的墙上黑乎乎的线条划来划去,门上也没有锁,房东看出了文峰的嫌弃,说:“房租只要二百一个月,很便宜了。”文峰说:“行吧。”

  文峰是不打算做饭的,所以要离得队部近,好从队部食堂打饭。看着这房子,文峰决定收拾一番。他从布店买来花色的确良布,又买来不透光的棉布,又从商店找来纸箱子,图钉,开始了自己的改造。他先用纸箱子盖住了后窗,用的确良布又盖上。腰身以下的墙用的确良布整个围了一圈,用图钉固定在墙上,前窗用棉布盖上,用图钉固定在木框架上。从队部搬来了两张单人床合并在一起,床的前面是布衣柜和办公桌,又拿来凳子,水壶,床上的铺盖等等。在王燕来的前一天晚上,文峰睡到了屋子里。

  鲁北的十二月已经有些冷,文峰在后半夜冻醒了。他想得解决取暖的问题,他去买了一床双人的电褥子,电热水壶。又到拌合站求情,让站长借给了自己一套电热油汀。油汀上满是水泥,文峰又拿着半旧的牙刷一点一点的刷干净。他又去买了热水袋,棉拖鞋,还有王燕的饭盒。在同事的怂恿下,文峰又买了一束鲜花。忙完了这些,他急切地想着王燕的到来。

  第十四节

  晚上八点多,张文峰在火车站接到了王燕。王燕提着银色的行李箱,背上背着小包,出了站。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下面是灰色的牛仔裤,脚上是VANS的帆布鞋。文峰赶紧把花给了她,王燕笑着说:“整这个干吗,你知道我不喜欢花。”文峰也笑着说:“你先拿着吧,不然就我拿花,你推行李箱。”王燕接过了花,文峰接过了行李箱。把东西放在屋子里,文峰说先吃饭去吧。到了一家附近唯一的饭馆,王燕要了一份面,吃完了,步行回屋。

  文峰烧好了热水,让王燕洗脸洗脚。又用少量茶叶 葡萄干 红枣,给王燕泡好了茶。王燕躺倒了床里边,文峰在床外边。两人各自玩了一会儿手机,文峰说关灯了,王燕嗯了一声。借着手机光,文峰躺下了。

  一早起,文峰去食堂打好了早饭,就去上班了。他和食堂的师傅已经说好,一天十五块钱,和职工一样,月底结账,因为王燕住的时间不一定。进入十二月份,天气已经很冷了,工地上也闲了下来,只有几个工点还在施工,所以文峰的工作到也清闲,每天先去工地上转一圈,有提前干的工作就提前干了,然后回屋等电话,工地有临时的活他就去看看。这倒是给了他和王燕相处的时间。

  第十五节

  张文峰还是一天三趟去食堂打饭,有时候也带王燕去县城转转,去超市买需要的东西,也给王燕买了一身的衣服。文峰在商场看到自己喜欢了很久的天梭手表,还是忍住了没有买。有时候两个人手牵手在田野里散步,谈一些过去的事。文峰怕王燕遇到自己的同事尴尬,所以她的衣服也是文峰带到水房手洗的。晚上两个人搂在一起,悄悄说王霞 杨娟的趣事。文峰把自己的被子往王燕的被子上放一放,从后背抱住了王燕。

  文峰的身体已经很热了,他的热气炙烤着王燕,文峰抱着王燕更紧了。文峰轻轻地把王燕头抬起,伸出去自己的胳膊,把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胳膊上。一会儿,他把她的头轻转到自己这一面,两个人对视了。他的唇吻向了她。两张唇开始热烈地吻在一起,他的身体斜靠上去,她压在了下面,爱情的冲动开始一下下冲击者她,她皱了眉,开始觉得疼,她轻声喊了出来,他停住了。一会儿,他的唇又盖在她的唇上,手开始抚摸她那棉花糖一般酥软的山峰,爱的冲击又开始了,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岩浆越来越炽热,终于爆发了。他喘着气像趴在一堆洁白的棉花上,轻松而又温暖,她将自己的手轻放在他头上,来回抚摸。

  第二天,王燕很晚才醒。桌子上是文峰放好的鸡蛋和稀饭。她觉得自己懵懵懂懂就经历了一切,自己现在就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了。虽然她提早就想到了,可是当真正经历的时候,还是给她弄了个措手不及。王燕呆呆地坐在床上,不知道自己现在要干什么。

  文峰中午的时候回到了屋子里,看着有点心事的王燕,便去食堂打了饭来。两个人吃过饭,文峰牵着王燕的手,走向了田野,田里只有小麦焕发着绿意,树木都脱掉了自己黄色的秋衣,直直的站在那里。王燕看着麦苗,这生命的气息,再看看身边的文峰,也是自己喜欢的人,一点阳光照进了她的心间,她的眉舒展开来。

  王燕现在喜欢她爱的人给她生命的冲击,原始力量的冲击。她喜欢趴在文峰的胸膛上,让文峰宽大的手在她的背上来回的抚摸,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小孩,趴在母亲的胸膛上,体会这很久以来没有体会到的安全感和依靠,这个人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小孩,也变成了一个女人。

  文峰觉得,性是他和王燕必须跨过去的一步。只有走过了这一步,他们所有的障碍便崩塌了许多,心和心也更近了,可以没有什么再横隔在他们中间了。不过,他还是准备了安全套,他不想王燕未婚先孕,让知道她的人背后指指点点,也让王燕的父母难堪,虽然这个社会宽容了起来,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第十六节

  王燕每天晚上吃完饭,都要拉着文峰的手去外面走一走,谈自己的经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工作等等。原来,王燕小的时候经常被爷爷奶奶锁在家里,也不多给吃的,作为女孩度过了一个物质和情感都匮乏的童年。文峰这才知道,上次住院,完全是因为她一天不好好吃饭,就是泡面和脉动,整天泡在网吧打英雄联盟,才让自己月经不调,最后出血,被送进了医院。文峰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王燕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后来也没有这样了。还有王燕居然也抽烟,这让文峰更无法接受了,王燕说:“我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抽烟,你没有闻出来吗?”文峰生气地说:“我自己抽烟太多,鼻子坏了,闻不出什么味。”王燕不说话了。

  文峰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还没有得到解答,他向王燕提出了问题。王燕说:“我进医院的时候,医生拿着病历问我,我只能说自己有过啊,我的同事都在旁边,要是说我没有过,很丢人的。”文峰一时无法理解,后来他想或许女生之间会有这种比较吧。

  时间来到了2016年,文峰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便向王燕提出了拍婚纱照的事,王燕同意了。相册出来后,两个人连同自己的不常穿的衣服,生活用品都邮到了家里。向领导请假和归还了东西后,两个人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第十七节

  马亮今年打算不回家过年了。厂子里管饭,过年期间又是三倍工资,回家过年的话又有许多不必要的开支,他现在需要钱。听王霞说,妹妹过年要结婚了,马亮的心里更急了。作姐姐的没有结婚,妹妹倒先结婚了,虽然现在不讲究这个,可是马亮心里不是个滋味。同学们结了婚,有了孩子,也有了车子,马亮觉得自己在人生的道路上已经落后了好几步。现在值得安慰的是自己有个房子,有个稳定的工作,也有个漂亮的女朋友,或者比在农村的同学强了许多。

  马亮也想过借钱结婚,但是结婚需要一大笔钱,哪个同学或者亲戚能帮他解决这个难题呢?同学呢,都和自己处在相同的人生阶段;亲戚呢,都是庄稼人,也没有多少钱,何况也有自己的孩子要考虑。马亮问过王霞的意见,王霞让他不要着急,只要咱们俩一起努力,什么都会有的;何况咱俩感情一直很好,什么时候结婚都可以。王霞虽然这样安慰马亮,自己的心里也着了急,母亲杨菊已经打电话告诉她了,妹妹要结婚,今年一定得回家,自己的事也该抓紧了。

  第十八节

  文峰和王燕各自回了家。文峰见到了父母,商量结婚的事。母亲李心兰去找了她姐,说文峰今年要结婚了,让她姐准备一些钱,到时候要用。文峰去看了新房子,都已经修好,暂新的门窗,乳白的墙壁,浅灰色的瓷砖,一派暂新的气象。只是自己的卧室和厨房还没有吊顶,父亲去找了人来,吊好了顶。

  陇东有一个当地的习俗,“看屋子”。即结婚前,女方的亲属要到男方家去认认地址,看看房子;男方家要给来的亲属准备红包,未来儿媳妇的红包最大。按照目前的行情价,保底一万,没有上限。按照约定的时间,杨菊,王霞,王燕来到了张文峰家。作为两方的媒人,燕姨夫也一同到来。李心兰和文峰奶奶早就准备了一桌子好菜,张顺来 文峰爷爷陪着燕姨夫聊天,文峰陪着王燕 王霞,杨菊直接被叫上炕,和李心兰 文峰奶奶聊着家长里短。不一会儿,燕姨夫把李心兰支到了外面。燕姨夫对李心兰说:“文峰他妈,按照王家村的行情,最少一万,你可要心里有数。”李心兰说:“他姨夫,我知道。”李心兰嘴上这么说,心里想:我们家的事你就不要管这么细了吧,当好你的媒人就行。李心兰作为真正的一家之主,杀伐决断,从不犹豫。

  看了看时间,杨菊说自己要回去了,李心兰客气地挽留,然后掏出了自己准备的红包,给了王燕最厚的一包。杨菊客气了一下就收下了,男方所有人起身送客,王燕赶紧把文峰拉到了隔壁的小屋子里,她很快地问:“这有多少钱?”文峰摇头说:“我也不清楚。”王燕很快地数了一千块钱,要给文峰,说:“我妈交代的,说退给你十分之一。”文峰说:“我们这边没听说要退啊。”王燕还是要给,文峰坚决地把钱塞到了王燕的口袋里。租好的车来了,女方和燕姨夫上了车,男方一直送了很久。

  第十九节

  车子先把燕姨夫送回了家。杨菊领着两个女儿回了家。王燕的几个姑姑,几个舅妈,几个婶子都在屋里等她们了。杨菊们一进门,便被她们围了上来,把红包都打开,数了数,总共八千块钱。王燕二姑首先发了火:“他们家什么意思,现在还有这行情吗?这婚他们是想结还是不想结?二婶也说:“给的这么少,别人要问起来,怎么好意思说,人家还不拿屁股笑话咱们。”顿时,屋里炸开了锅,几个女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说了起来。

  王燕伤心地出了屋,王霞跟着走出了。王燕觉得自己的婚事要黄了,眼泪流了下来。她不想和文峰分开,那么一个可爱的人却不能和他在一起,王燕的心都碎了,眼泪和抽泣不争气地合奏在一起。王霞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妹妹,递给了妹妹纸巾,她也痛苦了起来。

  晚上十一点多,文峰的微信来了消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我不想和你分开,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看着王燕的消息,文峰的脑子在高速的运转,回想王燕可能遇上的事,他想不出来,同时这也是王燕第一次说这么温情的话,文峰觉得自己感动地都要流泪了。他赶紧给王燕打了电话,电话的那头,王燕只是在哭,也没有说什么事,文峰更加担心,挂了电话,文峰在微信上,一遍遍地告诉王燕:不管遇上什么事,我都不会和你分开,我都会想办法的,你相信我。文峰一夜无眠。

  正是腊月时节,村子里结婚的很多,张顺来也去参加村里的婚宴了。到了下午两点多,开了席,顺来和几个同岁的人一起喝起了酒。燕姨夫的电话打了进来,说女方嫌钱给的少了,特别不满意。也说让女人办事就只能坏事。顺来一般是不管事的,现在被人这么一说,他觉得委屈 生气。不一会儿,王义忠的电话打了进来,说你不能这么办事啊,咱们都是要在村子里活人的,还要顾面子啊。顺来觉得更憋屈了,他一连干了好几杯酒,跌跌撞撞地走进家门,躺在炕上开始借着酒劲一舒心中的怨气。李心兰和张文峰听了半天,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李心兰知道是自己办了错事。她咬了咬牙,说:“我明天带上钱,亲自去他们家赔礼道歉。”她现在恨不得马上带着两万块钱去弥补自己的过错,儿子的婚事不能黄了。已经相亲了这么多女孩,王燕是她最满意的一个,而且已经到了谈婚论嫁这一步,绝不能让这事黄了。她也生气女方的小气,为了两千块钱亲自打电话说一顿,让一个度量小的人喝醉了酒在这儿耍酒疯。而且就这边的行情,八千块钱可以了。李心兰马上给他燕姨夫打了电话。

  李心兰诚恳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说自己应该听你的话。燕姨夫说:“你呢,先不要着急,明天我亲自上门一趟,去问问义忠,是让文峰拿着钱去,还是另外有什么说法。我再多说一句,你们女人再少掺和事。”李心兰点着头,嘴里一直答应着。

  在农村的婚姻中,男方是没有谈判的资本的。农村的女孩大多数都去了城市,去了外地,在城市结了婚,留在农村的女孩很少。没有在城市安家的男生,被迫相亲,成为婚姻市场的滞销货,顺带着,有男孩的父母也成了廉价货。再顺带着,彩礼的价钱也水涨船高,许多家庭不惜借贷结婚。在整个中国快速地城市化进程中,女生的眼光越来越高,要求越来越多。男生用原版相机照出了自己是几斤几两,女生在美颜加滤镜中迷失了自己。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以前有的家庭,几乎没有把女孩当做人来看,有的家庭甚至在有了七八个女孩后,还想要生个男孩,替他们延续香火。有了好吃的,长辈偷偷的给了男孩,在受教育方面,也是差别对待,即使这个女孩有念书的天分。女孩长大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有点女孩失去了受教育改变命运的机会,便自甘堕落,待在家里,也不出去工作。有点女孩有长大挣钱后,便用金钱满足自己小时候没有得到过的美食 衣服,抛弃原生家庭,只活自己一个人,没有家庭观念,以后也很难再融入另一个家庭。有点女孩工作后,继续被家庭剥削,工作挣的钱全部给了家里,为了她的哥哥或弟弟的结婚费用,甚至在婚后。诸如此类等等。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