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爱妙招 » 节约省钱

《平行漩涡》自然与人为结合的阴谋,揭秘平行世界

2021年11月13日20百度已收录

《平行漩涡》

  1.信封

  纽约曼哈顿的夜幕,其实从未真正降临过,早在最后一缕余辉从苍穹中消逝之前,千万家通明的灯火便早已燃起。大街小巷,万千高楼,充斥着人群的喧闹声,汽车的鸣笛声以及街头艺人的音乐响里放出的爵士乐,构成了这个繁华烟花地特有的代言声。

  但是有一个地方,却安静得压抑,甚至有点可怕。密闭的隔音室里,眉头紧锁的苏璃卧在沙发中,右手的食指不断在眉心处旋转来去,但是位高权重受到万人敬仰的她,从不在人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矛盾心理,永远就是一个无懈可击的女战神雅典娜形象,就算是再大的惊涛骇浪,也总能以平静的心去对待。像这样的人,就似乎在自己的内心和外表之上都穿上了厚厚一层盔甲,决断了自己和世间冷暖的联系,让自己的心变得坚硬如铁刀枪不入。但是,整个金融界对她这个后起之秀礼敬有加的最大原因,还是源于那种见风使舵的商人本性。凡事明眼人都能发现:这个苏璃背后的水,很深。

  思考了很久,眉头终于渐渐舒展开来,苏璃嫣然一笑,散发出一种孤寂的美。她拿出了一个信封,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轻声说道:“孤,把这个交给一个叫楚言的人。”话毕,黑暗中掠过一个人影,稍纵即逝,连背影都无法看清。待人影掠过,苏璃手中的信封已经不在。信封中是一张照片,拍摄场景有些模糊,显然是在仓促中抓拍的,然而照片中间的人脸却十分清晰,那是一个青年男子,刘海略长,鼻梁高挺,长相较为出众。但这是只是要将信封送达的对象,信封中真正包含的内容,暂时还无人得知,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这小小的信封之中影藏的又会是怎样惊天动地的线索呢?

  转瞬之间,方才蓦然出现的影子便消失在视野之内,像风一样的来去无影踪,这就是孤。苏璃闭目养神,一个复杂的计划已经在她的脑海中略显雏形,她年轻的脸庞竟隐隐透出了无尽的沧桑。有时,真的很累。

  丽丝卡尔顿酒店顶楼旋转餐厅。楚言把一块三文鱼塞进嘴里,很享受地细细品味着,不禁感叹道:“哎,真是唇齿留香啊,这玩意果真不是吹的。是吧,小哥?”“嗯。”坐在对面的莫哲轩淡淡地应了一句,然而却并不为美食所动容,靠在椅背上欣赏着窗外的风景,似乎又什么也没看,眼中有神似无神,背光的侧面脸颊轮廓勾勒出一种超凡脱俗的美,他的眉宇之间是看破生死羁绊的淡然。旁边的胖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含着一口的牛排,叫道“喂,你他妈的是不是没见过大马路啊?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现在却盯着那些水泥石林看个不停。照胖爷我说啊,这吃乃是人生一大乐趣,活着的时候不吃,难道还带到坟墓里去和粽子分着吃?”楚言插了一句:“小哥这叫职业病啊,别打扰人家找墓。要是小哥在曼哈顿翻出了一古墓,那绝对会名垂青史。”胖子嚷嚷道:“得了吧!这风水宝地早就被施工队翻了个遍了,哪个皇帝老儿倒了八辈子霉,把墓买在这地方。我看啊,要不就是那傻逼皇帝脑子出问题,要不就是想便利咱倒斗人民。”楚言笑道:“这地方要是放上俩粽子,不变成生化危机了!”

  “你们看,那个影子。”一旁沉默已久的莫哲轩忽然说话了。楚言和胖子马上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他那边,胖子认认真真地把目所能及之处都看了个边,却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影子”,骂道:“操!这楼底下人多的和下饺子似的,那个鬼佬没影子?”莫哲轩轻声说道:“不见了。”楚言心中疑惑,知道莫哲轩所说的影子必然没那么简单,问道“道到底是什么?”,只听见莫哲轩说了声“不对。”楚言转身后,他的身影早已不在座位上,不知道又去了哪里。楚言叹道:“果然是职业失踪人员啊,又来了。”两人早已习惯了莫哲轩的失踪,他每次失踪后总会在一些意想不到的时间出现。除非他自己愿意回来,否则你就算遥请十八罗汉,也难寻其踪。

  就在莫哲轩如风般掠出丽丝卡尔顿酒店大门只是,一个影子迅速掠到了楚言身边,似乎一阵凉风吹过,随即便无影无踪楚言微感异样,回头时发现桌脚上不知何时已多处了一个白色的信封。楚言和胖子倒吸一口冷气:原来,那个影子用调虎离山之计引开了莫哲轩,目的就是要靠近我们,将这个信封送到我们手中。这么快的速度,简直是接近虚无,楚言不禁怀疑道:“妈的,这还是人吗?“

  胖子应道:“看来粽子为了赶上时代变迁,也推出新品种了,这是种能见光的粽子。”楚言一笑,道:“这还真复杂,粽子送信这种事也会有?如果真是这样,那你来猜猜,这个神秘影子带来的信封,里面究竟装着什么?”

  2.拆信

  楚言拿起信封,端详良久,叹道:“真是不得安宁的人生。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个家伙无聊地故弄玄虚到美佬的地盘上了。”胖子也凑过去,看着信封胡侃道:“天真,该不会是那个美女看上你了,迫不及待地给你递情书?哎,这他妈的啥世道,这种好事咋就不多来光顾胖爷我。”楚言白了他一眼,胖子依然不知好歹,又接着说道:“看咱俩这交情,都是过命的朋友,要真是情书,咋说也要给我匀点啊。”楚言笑道:“就你这样子,还指望姑娘看上你?说真的,你有收到过情书吗?”听到这话,胖子顿感挫败,心中不服,摆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说道:“这可说不一定啊,想当年胖爷我那叫个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啊,隔壁村的玉丫头……”胖子继续夸张地讲述着自己辉煌的过去,激动地口水乱飞,手舞足蹈,编的也越来越不靠谱。

  不再搭理胖子的胡侃,楚言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信封之上,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拆开信封。不知道为什么,在拆信时心里一直有一种暗示在告诉自己:这信封里的东西,将把他卷入到另一个漩涡之中。所以楚言一边拆着信封,脑子里一边设想着千万种可能,全完全找不出个所以然来。心里一横:妈的,不管了!老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识过,难不成还要被小小的信封给吓住了。拆! 而已,难不成还担心打开来是暗器飞镖?反正又死不了!

  想到这里,楚言不由得手上加力,一下子将整个信封撕成了两半。哗的一声,里面所装的东西掉落在桌面上。楚言和胖子争先恐后地凑了过去,这是一张分辨率很高的照片,但场景却有些模糊,整个画面里充满了朦朦胧胧烟雾,雾后的事物只能辨析出大概的轮廓。依稀可见,拍照处是一片公墓,拍摄时间是在夜晚。画面中一共有七个石碑,上面是一个大树的树冠,密密麻麻的树叶遮住大部分光线,并无其它特别之处。但楚言却似乎能心有灵犀似的感觉到其中牵扯到的秘密。迷雾后的事物是能勾起好奇心的最好方法。

  胖子看到墓就来劲了,不由得叫道:“呦嘿,这种怪事也会有。话说胖爷我上天入地,一身神膘斗风云,却还没盗过洋鬼子的墓,这次可要好好会会那些洋粽子。你说,咱要是抓一只海外制造的粽子回去,带到中国古墓里,过个几年咱再去看,会不会发现那古墓里全是些混血小粽子。哈哈哈。”楚言再次汗颜,说道:“你他娘的少给我想入非非,我看你是惦记着海外制造的明器吧。”胖子笑了一声,道:“这回还真给你说对了,改门老子从那墓里弄点明器回去,好好给北京那帮土包子开开洋风。顺便给花爷得瑟得瑟,到时候老兄你可要去给我撑场面啊。”

  打量之间,楚言注意到一些异样,指着照片的右上角疑惑道:“诶,你看这是什么?”胖子凑得进了一点,盯着楚言指的地方看了好久,却一无所获,于是便摇头道:“你呀的看到啥了?我咋只看见了空气,还有粽子放的屁。”楚言凝神道:“不对,这里貌似平常的背后其实有很大问题,你看,如果光是从左上角的树叶缝隙中射进来的,那么碰到地面后,便会形成反射角,然后,反射到这个方向。”说着有食指在画面上划了两下,大致描绘出反射光线与入射光线的位置。接着说道:“可是这个本来应该有反射光线的地方却十分的暗,光线似乎被什么东西遮住了。这么密的树叶,射入的光线应该不多。依照地面的平整程度来看,光线漫反射的也不会很厉害。”

  胖子挠了挠头,这些基本的物理光学知识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天书一般深奥难懂,几乎是听的直达哈且,用充满豪情壮志的语气说道:“这他妈的是什么东西老子才不管呢,反正胖爷我是天不怕地不怕,见佛杀佛,见鬼灭鬼。”与胖子的轻松截然相反,楚言锁紧了眉头,忧心忡忡地说道:“也不知道为什,心里一直有种感觉在不停地暗示我:这东西不简单。”胖子一扯嘴角,打着哈且说道:“这玩意模模糊糊的,谁看的清楚啊,说不定就是刚才那个送信的影子的无聊自拍照。估计那个二货雇了他,向你炫一下速度。就是在说:老兄,好久不能见,奥运会短跑记录又要刷新了。赶快回家加紧锻炼。”

  楚言依然盯着照片的右上角,说道:“不会是这样,刚才出现的那个影子,速度再快,也是有实体的。而照片里的这个,却完全看不见。也没有PS痕迹。因为大雾,所以仅有的光线应该被反射得十分清晰,明显缺失的一片空白完全不符合常理,所以说这这张照片里,应该大有文章。”胖子换了个舒服的坐姿后,心满意足似地打了个饱嗝,说道:“你看你现在和小哥呆久了,怎么也越来越喜欢神经兮兮地搞神秘主意了。这日子说简单就简单,说复杂也能复杂,要想过得顺点多活几年,什么东西就别想的太复杂。既然刚才那影子把这玩意送来,就说明一定有它的目的,不可能只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光来打趣你,好好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奥秘。哎,我听说,有种隐形字……”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楚言突然打断了胖子的话,毫不犹豫地直接把水泼到了照片的背面。果然,一行小字在右上角的影子处清晰地了出来,用娟秀的行楷写的密密麻麻,然而字里行间的笔画转角处透出了明显的霸气。楚言看后,不经倒吸一口冷气。说来也奇怪,这行玩意远看貌似有那么点像字,近看却又完全不明所以。

  仔细辨认,原来是:“伯茵教堂旁古墓一聚。”可是这行字的奇怪之处就在于:看似正常的每个字都故意少写了那么一两个笔画,所以在近处看起来就完全不像字。胖子越看越迷糊,骂道:“靠!这是哪个没文化的家伙?字写中看不中用,这儿缺一笔,哪儿少一划的,看来我的文化水平还是领先于大多数世界人民的。或者,这干脆是那个女鬼寄给你的约会邀请函?这鬼姑娘胖爷我还真没啥兴趣。看来天真你长的帅就不该去倒斗,现在连女鬼都看上你了,追你追到曼哈顿,不达到目的死不罢休。啊不,这鬼应该已经死了一次了,哪里还有什么死不罢休的。应该叫那啥,魂飞魄散,哦对,是魂飞魄散。”楚言摇头,道:“这照片里的种种玄机隐藏得极深,而且非常巧妙。这应该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就在楚言努力思索,胖子奋力胡侃的同时,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已在他人监视之中,不远处的墙角伸出了一个长焦照相机,迅速将照片里的画面非常清晰地记录了下来,没有发出丝毫声响。之后,一个黑衣男子带着那个相机转身离开了酒店,在后门处猫腰钻进了一辆豪华加长林肯里。林肯车里坐着一位身材曼妙的绝世佳人,身着迪奥黑装,清秀的相貌中透着几分妩媚,眼波荡漾,千万种风情尽显其中。黑衣男子毕恭毕敬地将相机递给了她。女子接过相机,摘下墨镜后潇洒地捋过瀑布般的披肩长发,按下相机开关,看到照片后眼神里露出了一丝与外表不符的高深莫测。凛然道:“告诉刘逍,后天下午,蒋无尘在星辰饭店恭候大驾。鱼已上钩。”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