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爱妙招 » 节约省钱

《百年王家》第三部【王季陶传略】第四章,弘正(王崇信)编撰

2021年10月14日10百度已收录

  手机:13484862676

  第四章、废寝忘食、业绩斐然

  1931年6月6日,《西安日报》登载西安市召开“卫生运动大会”消息,录原文于下:

  西安夏令

  衛生運動大會

  醫藥界同人發起

  籌備會業經成立

  【西安社】現值時屆夏令,市區衛生運動,關係至爲重要,十七路總部軍醫処處長,兼駐陝陸軍醫院院長連仲玉,平民醫院院長李潤生,省立醫院院長王季陶,警備師軍醫処處長徐瑤庭,軍人實 工廠廠長袁吉安,紅十字會賈友三,蔚青醫院李蔚青等,有鑒及此,特于昨(五日)下午四時召集全市醫藥界同仁,假平民醫院地址,開會籌備進行衛生運動,計到有公私醫藥界,及衛生機關二十六人,公推連仲玉為臨時主持(席),四時半如儀開會,首由連報告開會宗旨,略謂:刻屆夏令,蚊蠅崛起,疫癘流行之際,擬由醫藥界開會研究舉行衛生運動,及防疫方法,以喚起市民之注意,而保持永久之健康云云。旋即討論,議決事項如次:(一)、本會定名為西安市夏令衛生運動大會籌備會。(二)、籌備委員,由總部軍醫処,駐陝陸軍醫院,省立醫院,警備師軍醫院,平民醫院,五機關各推選一人組織之。(三)、今後之各項衛生運動,由籌備委員五人,開會研究,提交大會通過后執行。至六時半,討論終止,始行散會,后聞該項運動,將來或注重宣傳工作云。

  王季陶身为省立医院院长,成为该会筹备委员之一。

  这是1931年6月8日《西安日报》对“卫生运动大会”的报道

  1931年6月15日,《西安日报》连续报道“夏令卫生运动”消息,原文录后:

  西安市

  夏令衛生運動

  昨開成立會公決

  改組衛生促進會

  定期舉行宣傳運動大會

  【西安社】西安市衛生運動大會,日昨上午十時,在平民醫院開成立大會,到會代表約一百余人。由王季陶主持(席),趙心雅司儀,如儀開會。首由 王季陶報告開會意義,略謂:在以前科學不發達的中國,人皆推疾病死亡於氣數,聽天由命,以致歐美各國稱中國為東亞病夫,現在科學發達,醫學也隨著時代進步,知一切疾病之來,是病細菌的作祟,傳染為害,并非什麽氣數天命,而這種細菌之傳播,於夏季爲害尤大,兹為防預計,故舉行夏令衛生運動大會,俾人人認識衛生之重要,以促進人人之身體健康,而洗滌東亞病夫的徽號云云。次由李潤生報告籌備經過,略謂,陝西地方偏僻,衛生運動,向來無人提倡,省會醫藥界感到衛生大不可不積極講求,乃於六月四日由全市衛生機關,討論衛生運動辦法,當時決定由平民醫院,省醫院,十七路軍醫処,警備師軍醫処,軍人實 工廠等五處擔任籌備,八日開會決定今日開成立大會,懵各代表踴躍參加,本會甚爲感激云云。次由省政府代表段明達,警備司令部代表李楚材,十七路總部軍醫処代表劉伯良,省醫院代表李子洲等相繼講演,詞均懇切,動人聼聞。此討論一切進行辦法,當場議決改大會名稱為西安市衛生促進會,通過促進會簡章,以資永久。並擬由促進會發起擴大衛生宣傳運動大會,俾便喚醒民衆,共同努力。至下午一時許,始行散會。

  (又訊)西安市衛生促進會全體會議決議,定本月二十八日上午九時在新城大操場開夏令衛生宣傳運動大會,並通知各機關,各學校,各團體届時參加,並備有游藝助興云云。

  这是1931年6月15日《西安日报》对“夏令卫生运动”的报道

  夏时制,夏时令(Daylight Saving Time:DST),又称“日光节约时制”和“夏令时间”,是一种为节约能源而人为规定地方时间的制度,在这一制度实行期间所采用的统一时间称为“夏令时间”。一般在天亮早的夏季人为将时间调快一小时,可以使人早起早睡,减少照明量,以充分利用光照资源,从而节约照明用电。各个采纳夏时制的国家具体规定不同。目前全世界有近110个国家每年要实行夏令时。中国亦在1986年至1992年实行过夏令制,1992年以后弃用。

  然而,1931年西安市医药界举办的夏令时卫生运动,并非传统意义的以节约资源为目的,而是针对疫痢流传拟定“防疫方法,以唤起市民之注意,而保持永久之健康”。(连仲玉语)由于“这种细菌之传播,于夏季为害尤大,兹为预防计,故举行夏令卫生运动大会,俾人人认识卫生之重要,以促进人人之身体健康,而洗涤‘东亚病夫’的徽号。”(王季陶语)

  尽管医药界在防疫疾病流传方面作了大量工作,然毕竟陕西偏僻穷困,又刚刚经过“年馑”灾难,尚未走出困境,医疗卫生家底薄弱,人才匮乏,医疗条件差,新医疗法难以普及,对次年(1932年)霍乱(虎烈拉)的蔓延束手无策,致关中地区在三个月内因霍乱感染而死亡人数高达四十万余,有民谣为证:“李四早上埋张三,中午李四又升天,刘二王五去送葬,月落双赴鬼门关。”

  虎烈拉霍乱肆虐陕西一百多天,于九月底才得以遏制。

  省立医院于1931年3月24日开诊以来,成绩斐然,住院就诊病员逐月上升,至5月份各科室受诊人数已月达3800多人,下面是《西安日报》登载该院五月份就诊情况:

  省醫院

  五月份治療狀況

  各科受診人數共計三千八百六十四人

  陝西省立醫院,五月份治療狀況如下:

  計内科受診總數為九六一人,完全治愈者九二六人,尚在治療中者三三人,轉歸死亡者二人。外科受診總數為八七八人,内施行手術者二二四人,完全治愈者八二五人,尚在治療中者五三人。皮膚花柳科受診總數為一一三二人,完全治愈者八七三人,尚在治療中者二五九人。眼科受診總數為五六九人,完全治愈者四二五人,尚在治療中者一四四人。耳鼻咽喉科受診總數為二五八人,完全治愈者二二一人,尚在治療中者三七人。產婦科受診總數為六六人,完全治愈及安全產出者五八人,尚在治療中者八人。共計各科受診人數三千八百六十四人,完全治愈者三千三百二十八人,尚在治療中者五百三十六人,預后不良,轉歸死亡者二人。

  这是省立医院五月份医疗人数统计,《西安日报》6月25日登载报道

  从以上统计数据来看,一个甫建的新医院,能有如此佳绩,甚是了得,十二祖父、院长王季陶功不可没。各科室受诊人数最多的是皮肤花柳科,这类病都是传染病,特别是花柳病属性传染,一般人因害羞难以启齿,有胆量去医院治疗者是少数,多数患者则是暗中请中医登门诊断、开药方在家自行疗治。当时这类传染病如此之多,“管中窥豹”,可见当时全社会的基本形态,洋人侮辱华人“东亚病夫”,其依据就在于此。

  1931年7月30日,《西安日报》载文报道省医院筹设电气治疗科消息:

  省醫院籌設

  電氣治療科

  精密計劃務期完善

  省立醫院院長王季陶,為提倡新醫術及免除患者痛苦起見,近擬在該院即日籌設電氣治療科,以便今後若再發生某種急症時,臨時即可以電氣迅速治療,籍免患者痛楚,同時該院長以電氣治療,在西安尚屬創舉,故對一切應行籌設事宜,現正多方設法精密設備,務期籌備完善,設置周密,光輝新醫術,盡濟世活人之主旨云。

  这是《西安日报》1931年7月30日的报道

  电气治疗是通过“电气治疗仪”对患者进行物理治疗,

  以往的电气治疗仪由用于发生电磁波的振荡器和同振荡器连接的导块构成。该导块在具有可挠性的外壳的下部形成开口,同时在外壳的上部配置电极,在该电极的正下方位置处安置有具有吸水性的电极板,而且将吸引泵连通并连接到导块,在使用上述电气治疗仪进行治疗时,将导块附着在患部,使之能在电极板处吸收水分,将导块的开口紧贴在患部、从导块的电极向患部放电、通过流过患部的电流的作用对患部进行治疗的

  由于是经热水循环机使热水进行循环,电极板成了常含有水分的状态,电极和患部之间常夹有水分。通过水分的作用能够提高由电气治疗仪引起的通电感。而且,由于将循环热水保持在适当温度,能够使患部也达到适当温度,能够提高使用者的使用心境,同时,获得热水引起的温热效果,能够提高电气治疗仪的治疗效果。

  在全国各地,电气治疗仪的普及应在上世纪80年代,距今仅40年,而省立医院在百年前开始率先使用这种先进医疗设备,的确是空前之创举。

  十二祖父王季陶,为普及医疗卫生知识,提高医术,对医学深层未知领域进行探索、研讨,于1931年9月决定出版《医药周刊》学术杂志,为医界专家、教授提供施展才华之平台。《西安日报》1931年9月13日刊文报道了这个消息:

  省立醫院

  醫藥周刊將出版

  商榷就緒即行發刊

  省立醫院院長王季陶,為提高新藝術及喚醒一般人士,對於衛生醫藥等事宜加以注意與認識起見,擬即籌辦一“衛生周刊”,以資研討。並聞現正與該院醫師程夢久,劉醒蓭,李子舟等,正在磋商中,一俟就緒,即行發刊云。

  這是《西安日報》1931年9月13日的報道

  医院办刊物是医院文化的一种形式,在科技欠发达的民国时期,其作用尤为重要,它是医院完善内部宣传的重要平台,医院开展的学术、科研项目,人才培训、先进事迹表彰、经验交流等均可刊录,以资研讨;它能产生员工自我教育、提高之效;其出发点是更好地服务于患者,解除患者的痛苦,体现医疗卫生事业的公益性本质,为员工提供成长与发展的良好环境,进而不断推进医院创新发展。

  省立医院成立伊始,其所以能在短期内驰名全省,除有院长王季陶的进取开拓精神外,尚有众多品学兼优、医术精湛的医师、教授,上面媒体报道中提到的程梦久、刘醒蓭、李子舟(1)等便是,凡是重大事项,王院长必与他们磋商定夺。

  注:(1) 李子舟(1903~1988) 陕西华县人。李曾就学于江苏南通医学院,毕业后任西安省立医院主治医师。1932年8月,李独资在南院门开设了西北医院和药房,时国民政府禁食鸦片,其在临床中摸索出戒烟良方,取名“慈渡戒烟丸”,使许多吸食鸦片者戒掉了毒瘾。李1935年出任西北制药厂副总经理,1936年以集股方式开办西安华西化学制药厂,被国民党定为军医署特约药厂。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李积极参加各项政治运动,接受社会主义改造,将西安华西化学制药厂公私合营,并就任国营西安制药厂副厂长,直至退休。

  李为西安市民建第二、三届委员,市民建第四、五届副主任委员,是第一、二、六至八届市政协委员。1988年4月病逝。

  1931年9月20日,由省立医院主编的《医药周刊》第一期出版发行,院长王季陶写了“引言”,多名专家、教授发表了研究论文,其中薛子南博士发表“月经中之卫生”,李子舟教授发表“本市最近流行之伤寒***”和“花柳病预防法”,郝凤至博士发表“病原浅说”等。

  王季陶在“引言”中谈到:“考東西各强國,其國民精神之活潑,社會元氣之橫溢,種族體魄之雄壯,則科學之發達與藝術之倡明,實為其最大原因,且莫不視衛生為要政。方疾疫之流行也,如臨大敵,勢若滅亡,舉國動員,用全力以赴之,耗費國幣,任何犧牲,均在所不計,務以根除净盡為目的,故政府每施其强制檢查及强制治療之權力,人民常有早期診斷及預防接種之知識。再視我國,老大積弱,病夫自居,恬不知恥,崇仰迷信,把疾病夭亡,歸諸天命, 尚守舊,學宗生尅,不按事實,穿鑿附會,虛僞妄誕之說,儘自?沿,卒使新醫藥輸入歷數十年之久,而不能光輝燦爛於國内,良用慨然,即以文明較著,財物豐富,黨治下之東南各省而論,一言衛生行政,未之有也,一言社會衛生,未之有也,其他治療,試驗,研究等處所之設備,尤不過略具雛形,未為多見,而況鄙處西北之陝西乎?更遑論鄙處陝南陝北之漢榆各地乎?是以災疫迭侵,死亡枕籍,聞焉心傷。同人等職司醫藥,責任所繫,弗敢妄自菲薄,痛幼稚之衛生周刊,又告壽終正寢,爰組新刊。自知學識簡陋,能力單薄,然對於本刊之希望則很大,祈當地??賢豪,勇躍投稿,使本刊前途光明順達,實深感幸,至本刊所負之使命,就是。(一)、介紹醫藥學識,(二)、提倡公共衛生,(三)、確定人民信仰,(四)、增進社會健康。••••••”

  十二祖父王季陶,在“引言”中摆事实、讲现状,把东西各列强国的卫生行政状况和中国之固步自封、守旧落后的现状予以比较,他说西方列强各国均“视卫生为要政。方疾疫之流行,如临大敌,势若灭亡,举国动员,用全力以赴之••••••,任何牺牲,均在所不计,务以根除净尽为目的,故政府每施其强制检查及强制治疗之权力,人民常有早期诊断及预防接种之知识”。

  提起中国医疗卫生行政之现状,他似乎有些激愤,“再视我国,老大积弱,病夫自居,恬不知耻,崇仰迷信,把疾病夭亡,归诸天命,习尚守旧,学宗生剋,不按事实,穿凿附会,虚伪妄证之说,尽自?沿,卒使新医药输入历数十年之久,而不能光辉灿烂於国内”。鉴于此,他感慨道:“(中国)一言卫生行政,未之有也,一言社会卫生,未之有也,其他治疗试验、研究等处所之设备,尤不过略具雏形••••••”。

  面对如此愚钝、落后之医疗卫生局面,他自觉责任重大,非与社会贤良及医界同仁携手、努力改良不可,“同仁等职司医药,责任所系,弗敢妄自菲薄。”关于创办《医药周刊》原委,他说:“痛幼稚之《卫生周刊》,又告寿终正寝,爰组新刊。”并祈“当地贤豪,勇跃投稿,使本刊前途光明顺达。”最后他列出本刊使命诸条。(此处现四条,余均缺失资料)

  从王季陶院长的引言和李子舟博士的两篇论文题目,知当时陕西已有伤寒病之流行,“是以灾疫迭侵,死亡枕籍”。如果政府当局能像东西列强国那样,对疾疫之流行,不惜牺牲一切,“举国动员,全力以赴之,务以根除尽净为目的”,如果王季陶、李子舟们的预防医疗方案能落地生根,迅速普及及实施的话,次年(1932年)的霍乱瘟疫或许能得以避免,40万生灵或许不会殒命;哎!政府不力、政局不稳,民必遭殃也。

  这是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建的医院北大门,

  陕西省立医院位于西安市西华门粮道巷,初建时大门坐北朝南,后因街道狭窄、道路不畅,于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将大门开到北面。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