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爱妙招 » 节约省钱

老徐讲故事之父魂附体第一节

2021年10月13日20百度已收录

  民间传说人在死亡后的灵魂,会附着在生者(活着的人)的身上,简称灵魂附体。今天,老徐就接着上个故事《老男孩与画中仙》中提到的,来讲述一个去世父亲魂魄附了自己女儿身体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当代一个名叫“石桥”的小村庄,之所以叫“石桥村”是因为村里有一座宋朝时期遗留下来的“小石桥”,传说是天上仙女的化身变的。村里有一户人家,老汉姓斋,为人老实厚道、做事低调内敛。年轻的时候,在部队当过军医,后转业回家,平时喜爱帮着村里一些患病的人把把脉、开开方子什么的,是村里公认的“老好人”。

  老伴姓汪,性格直爽、大方得体,与左邻右舍都相处得十分融洽,里里外外家务事全靠她操持着,村里人都很佩服她,亲切的称呼她:“掌门人”。

  老两口彼此相敬如宾、恩爱有加,常以“老头子”、“老太婆”互称,是村里有名的模范夫妻。

  俩人育有一儿一女,早已长大成人,姐弟俩非常孝顺,大女儿已出嫁,丈夫姓许,为人正直,坐得端、走得直、行得正,家庭和睦;儿子在当地打工赚钱养家,兢兢业业、勤俭节约,尚未婚配。

  话说在—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不远处树梢上的猫头鹰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静静地盯着老斋家的院子,不时的发出一声怪叫,给夜色增添了神秘的气氛。

  一阵凉风刮起,风声呜呜咽咽的如鬼哭狼嚎一般,像是有人在哭泣,让人感觉瑟瑟发抖,院子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异常诡异,让人不寒而栗...

  屋子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仿佛地球不再转动,感觉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了。

  由于胳膊的剧烈疼痛,汪老太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上滑过耳际消失在枕头里,汗水浸湿了大片枕巾,并把她从睡梦中给疼醒了…

  她皱着眉头、眯着眼睛,疼的在床上翻来覆去,想尽量让胳膊舒服一点,可没想到,刚抬起两只手,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立即从胳膊上蔓延到了整个全身,疼得她不禁叫了好几声。

  “哎呦!疼!疼!疼死了”汪老太就这么不停地在床上呻吟着、蠕动着。

  不一会儿,在旁边睡的正香的斋老头,被老伴的“哎呦”声给吵醒了。他坐起身来,朦朦胧胧的问道:“老太婆,你这是咋了?哪里不舒服啊?”斋老汉边说边用手将汪老太扶坐起来。

  汪老太用双手互相揉捏着自己疼痛的胳膊,声音很微弱的道出了实情,她说道:“这些天一到半夜里,我的两只胳膊就疼的厉害,我是一直忍着没和你说;但今儿实在是疼的受不了了,这不觉也睡不着了,把你也给吵醒了”。

  听完这些,斋老头说:“你也真是的,怎么不早说呢!现在才说,这大半夜的,上哪找人瞧去?”。

  话音刚落。汪老太说:“原本我以为也没啥大事,过两天就好了,哪成想越来越严重了。说来也奇怪,这胳膊疼的还真是邪乎”。

  斋老头问道:“邪乎?咋邪乎了?”

  汪老太说:“我这胳膊白天没事,可一到晚上就开始疼,尤其是到了凌晨2点的时候疼的非常厉害,根本睡不着觉”。

  听到老伴说的这些话,斋老头很纳闷,自己在部队从医多年,也从没遇到过像老伴说的这种症状,觉得这事很奇怪、很邪门,看来情况很严重,得抓紧想办法治治才是。

  斋老头说道:“听说咱们沟枳镇上有一位专治胳膊疼、腿痛的老大夫,要不明天去找他给瞧瞧?”。王老太点头应允说:“也只能这样了”。

  说完。斋老头扶着汪老太缓慢躺下,继续睡了;自己也睡了…

  第二天早饭过后,斋老头骑着三轮车带着汪老太来到了离家20里,位于沟枳镇上的一家大医院,停放完车后,老两口一起走进了医院内,在护士的引导下,见到了这位声名远扬、看上去年过半百的老大夫,对他详细说明了胳膊疼的症状。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大夫说:“老嫂子,你的这种情况,我们这以前也没有遇到过,实在是无从下手;但是依据我多年的诊断经验,你的胳膊并没有任何大碍。”

  紧接着,老大夫说:“我觉着可以去找那些能掐会算的民间高人,试试驱邪的方法,看看管不管用。有些事情,很难说的…”

  随后,老两口告别了大夫,骑上三轮车,走上了回家的路。沿途上,斋老头问道:“老太婆,你串门子比较多,你知道咱们村有谁认识那些能掐会算的高人嘛?”。

  汪老太说:“你忘了,我的二舅妈不就有点道行,在咱村还小有名气,找她给瞧瞧”。

  斋老头回答道:“对啊!我咋办这事给忘了,二舅妈应该管用,村里人不都叫她“张神婆”嘛!经常给人家掐掐算算的…

  老两口回到家中,就接近晌午了,为了避免找不到人,老两口放好三轮车,收拾了一下,提着女儿、女婿不久前送来的水果和营养品,就去他们口中的这个“张神婆”家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来到了“张神婆”家。“嘎吱一声”,老两口推开大门,走进了院子。放眼望去,院子里收拾的很干净,处处都很整齐、很条理。

  听到门响声,张神婆抬头一看,说道:“哎呦!你们咋来了?快进屋坐…”。

  看到着装朴素、一大把年纪还抽着旱烟,正抱着柴草要准备生火做饭的“张神婆”,汪老太说:“二舅妈,我今天是有事情来麻烦您。”紧接着老两口上前走了几步,把手里的礼品放到了一个器物上。

  听到汪老太那么说,张神婆连忙问道:“怎么了,啥事?”

  汪老太说:“这些天,一到凌晨2点左右,我的胳膊就疼的非常厉害,睡不着觉;白天啥事也没有,很是奇怪。去镇上医院找老大夫给看了,也没看出是啥什么原因。人家老大夫让我试试民间的方法看看,我们想着晌午您能在家,这不现在就来了,麻烦舅妈您给瞧瞧..”

  听完他们的来意,张神婆先是把柴草抱到厨房里锅底口处放下,洗了洗手后,喊老两口进了里屋,一起坐到了炕头上。

  张神婆说:“外甥女,你把手伸出来,我先把把脉…”汪老太说道:“好的”。随后便将自己的手伸向了张神婆。

  过了一会儿!只见张神婆面容怪异、眉头紧锁,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不应该、不至于、不对头…”

  “怎么了?二舅妈,是哪里不对吗?”站在一旁的斋老头了紧张又好奇的问道。

  张神婆停滞了一会儿,问道:“外甥女,你最近接触过去世的亲人的遗物或者见过死人什么的吗?”汪老太疑惑不解,说:“没有啊!为什么会这么问呢?怎么了?”。“你再好好想想看看…”张神婆又说了一句。坐在旁边的斋老头说:“是啊!你好好想想…”

  汪老太细想了一下说:“最近就是没翻过什么遗物,也没祭拜过啥亲人…就是前些天,我有点感冒去诊所买点药,顺便和咱村几个妇女去庆普村赶大集的时候,路过我爹的坟墓,远远的看了两眼。也就这些啦,有什么不对吗?”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