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爱妙招 » 节约省钱

宋江日记

2021年10月13日20百度已收录

  宋江日记

   ——梁山前的那段岁月

  文/遗梦佳人

  一

  晚上,东溪村的晁盖与我在城东杨柳巷喝花酒时,竟然和我聊起了理想。

  尻!扫把倒在地上都不知是个啥字的晁老粗,竟然还配得上谈理想?

  “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用秤分金银”。——理想?

  农民就是农民。

  生存需求,还他妈理想?我,呸!

  像我,一堂堂县押司,也不敢妄谈什么人生理想。

  但我确实有一个梦……

  ——像我偶像高俅一样,由农民到宰辅,妻妾成群,丫环无数,八抬的大轿!十足的气派!

  但高俅毕竟只有一个。

  所以,我也有自知之明……

  我的硬、软件都不足啊。

  成分:贫下中农。

  虽然经老爸这多年的勤俭节约和努力拼搏加上我收受的一些办公费,家中也是略有薄田,但顶多还只能算是富裕中农,与上流社会的差距还不止郓城到京师那么远。

  学历:生员

  小的时候,不爱读书,老爸也没钱,所以读了几天的私塾,念了几遍“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曾参加一次科考,就回家种田了。

  爱好:枪棒

  还是屁股蛋子的时候,常被地主富农的子弟当作练拳的耙子,所以后来组织一些伙伴,自演自练,竟然还能PK几个人,十八般武艺,也是略知皮毛,远谈不上精通,真可谓:兴趣颇广,心得全无。

  背景:——

  世代贫农何来靠?,哞牛归耕哪有山?蓝天黄土为背景,归来惆怅自叹息。

  哎……

  特长?无

  人脉?无

  功绩?无

  金钱?无

  我的天啊,我他妈的有什么?

  我不相信我的命,我的人生不该如此,我要努力地创造机会……

  我用公款请些所谓的风雅中人,在花柳梦乡作些淫词艳句,看着脱衣舞,喝着郓城液,我也能赋诗几首,尽管作品拿不出手,但因为我参与的态度,我竟然被封做郓城的“文联 ”,所以,有时,我想:要是他妈的,在汉代,我早被朝廷封为“文胆”,简直可以与东方朔齐名了。

  我用自己收的保护费请那些外面的“混混”,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算做一个长线投。

  当然,也偶尔帮助那些真的需要帮助的人,以博得一个好名声。

  但老爸就是不理解,常说钱又不是梁山的水。

  难道我不知道每一文钱都浸透着自己的汗水?

  我所用的哪一笔钱,哪一样不是在剜我的眼、割我的肉啊?

  但是,现今的社会,在沉默中爆发的人太多了啊!谁敢说他们就不能在爆发中找到机会呢?偶像高俅不就是很好的例子?踢毽子也可做太蔚……

  再者,钱是拿来用的,是靠人去赚的啊!

  我不知道,我的这些性格是不是继承了我老妈的基因,我无从知道,老妈死得早。但我很清楚,我绝对没有遗传老爸的基因,他那小农意识和抠劲已全部遗传给我老四宋清了。

  只是,老爸一直说我四十几的人了,还不找个老婆,难慰老妈的上天之灵。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真的有些伤感!

  晁盖曾劝我说:养个女人再简单不过了——女人两张嘴,给它喂饱就够了。

  我当然知道这些。

  花柳巷去得多,玩的女人不少,见过的女人也无数,但真正能给我的未来提供帮助或带来希望的,到现在我还没碰到,难道让我随便找一个?让我的子孙仍像我?无基础、无靠山、无……

  人生啊,人生……

  为什么农民出身的人想翻身就那么难呢?

  尻,真他妈的!

  二

  起自花村刀笔吏,英灵上应天星,疏财仗义更多能,事亲行孝敬,待士有声名。济弱扶倾心慷慨,高名水月双清。及时甘雨四方称,山东呼保义,豪杰宋公明。

  好一首《临江仙》!

  每每看到孔秀才为我写的这首词,我每个毛孔里都浸透着六月天喝雪水的那种快感!

  那孔秀才肚子里还真他妈有点墨水!

  孔秀才,五十好几的人,家里穷得叮噹响,总穿着那不洗不换的长衫,还爱就着茴香豆,喝几杯小酒,对茴香豆当歌,一副洒脱的样子。

  有找不到老婆的那种惆怅!

  有科场不得意的那种哀怨!

  有对岁月流逝的那种无奈!

  有对现实生活的那种悲叹!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无奈又无助!

  孔秀才很有才学,不光是因为他知道“茴”字有好多种写法,还因为他能讲很多故事,包括夹杂着西洋文字的故事。

  那天,我陪府尹的何观察到鲁巷酒家里喝酒,你一杯我一盏,甚是无聊。

  我叫来老板,说:能不能叫几个妞过来陪我们喝喝花酒?

  老板苦着脸说:三爷啊,你们天天搞严打,严打啊,严打,把客人都打没了,小姐们也不敢做生意了!

  是啊,都严打一个月了啊。

  我说:那怎么办?你总该给我们找点下酒的乐子吧?

  老板说:要不我给你们找个男陪?

  老板看我们没表态,接着说:孔乙己秀才的故事讲得可好了,这个男陪绝对让你们满意,今年还参加了全县的……

  我打断他的话,说:好啦,我知道了,叫他来吧。

  孔秀才穿一身的长衫,抹了一把鼻涕,坐在我的对面。

  何观察好奇地问: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对“茴”字颇有研究的孔乙己?

  孔秀才拉了拉自己衣衫的后襟,说:然也。

  何观察问:你能讲什么故事啊?能不能让我们笑啊?

  孔秀才一本正经地说:三包:包好、包笑、包你忘不了。

  何观察说:那开始吧。

  孔秀才挺了挺腰,讲到:在欧罗巴,有一对夫妻行完乐后,丈夫埋怨妻子道:你他妈的,像个僵尸,不声不想,一点情趣都没有,是不是有病啊?妻子很委屈伤心。三爷,是不是上一碟茴香豆?

  何观察说:你烦不烦啊?老板——上茴香豆。

  孔秀才一边吃着茴香豆一边说:第二天,妻子就找了一个郎中,把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郎中,那郎中听完后,在纸上唰唰的写了几个字,对那女人说:你的病也不用开什么药了,你拿回家,好好的念几遍,记熟了,行乐时,照着念就好了。这位客官,能不能再叫一壶酒?

  我说:有你喝的,继续讲,老板——上酒。

  孔秀才喝着酒,说:过了一天,那女人满脸红肿地跑到郎中那里,哭诉着说:你害得我好苦啊!我不照你的药方念,我还不会挨打,你看我现在……。郎中问:你怎么念的?那女人说:你不是给我写的ROOM(入梦)吗?我就ROOM(入梦)、ROOM(入梦)、ROOM(入梦)的念啦。郎中笑着说:难怪,难怪,你念错了。三爷,还有酒吗?

  尻,这么快就喝完了,我又叫了一壶。

  何观察急不可耐的说:快讲,快讲。

  孔秀才接着讲到:那郎中说到:应该这样念,R——(啊——)、O——(哦——)、O——(哦——)、M——(嗯——)。那女人心领神会的走了。

  何观察听得眉开眼笑,想必他抓获逃犯时也没这么开心过。

  我也惊叹孔秀才知识的广度:西洋文化尚未传入我中华大地,他竟然能用它讲故事了,天才!

  最后,我花了十两银子,让他用词把我素描一下,没想到,他真给我写成了(就是前面的《临江仙》)。

  和文人打交道,真开心!

  三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

  晁盖终于安然无恙地逃到水泊梁山了。

  偶像高俅踢着毽子,把自己踢到了朝廷,谁又敢保证:晁盖将来不会把他自己从梁山挪进朝廷呢?

  晚上,我和朱仝、雷横、张文远在一起宵夜,大家在谈论晁盖的事时,朱仝带着醉意说: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皇帝轮流坐,明日到我家。

  此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